A-A+

如是愛情

2018年10月19日 暖暖的愛 暫無評論

如是愛情

不知從哪裡小威弄來一株沙漠玫瑰,一副孱弱的身姿綻著嬌小的花朵,霎時間被感動瞭,是什麼使他這般頑強,竟開著這嬌小的,嬌小的,確實那麼鮮翠的花瓣。初始的時候還算勤快,每天都會看看用飯缸做的花盆是否還存著足夠的水,過瞭些時間,終究還是累瞭,然後看著沙漠玫瑰在太陽的嚴刑拷打下一點一點的變幹,變枯,如是愛情。些許是睡著瞭,在這個炎熱的夏夜是容易讓人犯困的,何況是這般嬌小的沙漠玫瑰,我想著來年復蘇的春天裡,也會有一簇一簇的青色,竄著頭,湊著熱鬧。

晚上的夜空被燈光暈開瞭一層光幕,星星藏著黃茫茫的燈光下,找不到瞭,許久之前是不是也有個於此時這般的夜呢。

二區的舞會又在這個周六如約而至,閑來沒事也在哪裡站瞭些會兒,不期然的有一抹身影竟是霸道的闖進我的視線,鉛垂的頭發一薄一薄得堆著,燈光打在上面,泛著黃黃的光。

她從我的身邊走過,如絲的長發滑過我的手掌。

這個發卡是你的嗎?

哦。謝謝!你微紅的臉龐讓我想起山間的未熟透的櫻桃————粉嫩若滴,看著你漸行漸遠的身影,我傻傻的笑瞭,真是一個可愛的女孩。

也許就這樣結束瞭,隻記得那黃黃的光,如絲的長發,還有微紅的臉龐。

竟是在200看見瞭你,一次一次又一次。思念就這樣毫不客氣的霸占在我心裡。

開始想念一個人,不知她的名字,不知她的電話號碼,不知她的QQ,甚至連漂流瓶都飄不到她亮著的頭像,但也會幻想著在某個恰當的時候,我能遇見她。

就這樣突然多瞭一個習慣,會站在陽臺上靜靜的看著過往的行人,然後計算著與她相遇的時間,會一個人上自習,不為做題,不為學習,之為能安然的坐在她的身後,看著她咬著筆思考的樣子,然後傻傻的笑著,嘴裡嘟一聲“真傻”,會看到你出去的時候也的出去,然後站在200的窗戶旁,在你經過的時候哼著還算好聽的歌,也會在你回二區的時候跟在你的身後,不遠不近,從200到信息學院路,然後再走到你的前面,心裡幻想著你能註意這個坐在你身後的安靜的男孩。

我一直在想,到底該用何種方式給你說句話,是不是該假裝給你借支筆,然後恍然大悟般的說:哦,你是二區的,我見過。或者,悄悄的給你傳個紙條:你好,可以認識一下嗎。更勇敢的,在跟在你身後的時候,輕輕的走過去,然後拍著你的肩膀:嗨。我一直思考著合適的措辭,可以更委婉的,更委婉的認識你。隻是恨我自己太笨太怯弱瞭,竟是不敢和你說一句話,哪怕是問你一道題。

知道你的名字是在一個陽光如薄霧的下午,淺淺的陽光照在身上,像是披著一件黃絨絨的薄衫,暖和和的。霜兒,在你同學叫你的時候,我一下子記住瞭,多麼有靈性的名字啊。然後我在QQ校友上一頁又一頁的查找你的名字,當翻到第四頁的時候,我一下子愣住瞭,那鉛垂的頭發,那可愛的笑容,似曾相識。

沙漠玫瑰枯瞭的第一個星期二,我還是鼓起瞭勇氣給你寫瞭張紙條:不知你是否註意你身後的那個男孩,隻是坐在你的身後比較安然,很想給你認識一下。我是恨死你一排椅子瞭,像是一排藍色的屏障擋著我,讓我不敢伸出手交給你這個至關重要的紙條,給你的時候心裡還是忍不住的突突的,而後故作輕松的看著書,腦袋沉沉的低著,空空的,手裡的筆在紙上零亂的劃著,等待著你給的判決。像是等瞭好久,你扭過頭,低著,臉龐紅紅的對我說:對不起,下次吧。我想著徐志摩的最是那一低頭的溫柔,像一朵水蓮花不勝涼風的嬌羞,便是你如此這樣的吧。有風吹起,吹落一片紙,那紙上劃滿瞭“霜兒”。

沒想到註意你已經有半年瞭,從冬天到夏天,從白茫茫的雪到一聲一聲的蟬鳴,從一樹一樹禿禿的樹枝到滿樹綠瑩瑩的葉子,不曾想,半年竟是這麼的快。半年來你的樣子沒有散去,卻是越演越濃。初始還在心裡,慢慢的在腦海,在血裡,在身體的每一寸縫隙,甚至那天上的雲,樹上的鳥,夜裡的風都有你的樣子,是該有那麼一個人,印記在我的生命裡,不為花開,不為雲來,甚至不為真愛,隻為在她傷心難過的時候,坐在她的身旁,輕輕的拍著她肩膀,然後陪她走過一路,忘記一路。便是這樣瞭。


熱門文章推薦

  • 真的,我愛你,單戀
  • 執子之手 與子偕老
  • 我的那些愛情故事
  • 秋水之戀
  • 其實愛不愛真的是沒那麼重要
  • 哥,下輩子讓我好好愛你!好嗎?
  • 一隻螞蟻的愛情故事
  • 她拒絕瞭他100次,第101次,他拒絕瞭她
  • 來世、、我們再在一起
  • 木箱裏的情書
  •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