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老虎的食物

小老虎的食物
一只小老虎慢慢地走了过来,红着脸问小松鼠:“请问,我可以吃你吗?” 小松鼠觉得这个问法蛮好玩的,说:“你是第一次吃动物吗?” 小老虎更不好意思了,说:“是的,妈妈不在家了。” 小松鼠又好奇地问:“那你以前吃什么呢?” “……” “什么?说大声点,我听不到。” “吃奶!”说完,小老虎的脸更红了。

十八歲的愛情老師

十八歲的愛情老師
在一中的校園裡,你可以看到一個長發飄飄、身材修長的女學生,作為從小被嬌慣的女孩,作為一中的“校花”,她快樂得如一隻剛會飛的小鳥,她驕傲得如一隻五彩的鳳凰。但誰會想到,這單純的快樂和驕傲卻在讀高三時消失得無影無蹤————那年,她愛上瞭自己的語文老師。 那年她十八歲。她就是我。 在一中的校園裡,你還可以看到一個瘦高的身影,他西裝革履、風度翩翩;他連續兩年獲地區教壇新星冠軍;他帶的語文在...

就坐你旁邊

就坐你旁邊
單身的他剛拿到駕照,駕駛水平自然不高,買瞭一輛二手車來開。公司裡的單身女孩兒,常常三五成群地跟著他起哄,要搭他的車,隻是她們都不放心他的駕駛水平,人再多,也全都擠在後排座上,隻有她是個例外。 她第一次被她們拉來坐他的車,就主動選擇瞭副駕駛的位置。他笑著對她說:“你到後面坐吧,我是新手上路,後面安全。” 她也笑,歪歪腦袋說:“是嗎?可是我暈車,坐車最怕坐後面。算瞭,我還是委屈一下...

明月十六年

明月十六年
去年冬天我搬傢,清理東西的時候,從抽屜縫裡掉出一張紙片,原來是一張舊照片,是當年我們初三(5)班的畢業照。老婆讓我給她看哪個是你,我遲疑著找瞭半天,才確定那個微圓臉,小眼睛的小胖丫頭是你,而照片上的我,天啊,居然比著一個巨白癡的V形手勢。老婆笑得要死,我差點頹瞭。 如果可以,某種程度上,我想抵賴我的青春,偽造青春不在場的證據。並不是我想否認你的存在,隻是那一刻我發現,其實我不...

意外驚喜

意外驚喜
女友倩倩被單位派去南方一座大城市學習半年,走後一個月,我便思念難忍,正逢周末,就給她打電話,要去那兒看看她。倩倩一聽就笑瞭:“這麼遠的路程,就兩天時間,忍一忍吧,親愛的,就當我去瞭外太空!”“可你沒去外太空呀,再說兩天不夠,我還可以請假嘛。”一聽請假,倩倩的口氣就變瞭:“看你那點出息,男子漢當以事業為重,再這麼兒女情長的我可真不理你瞭!” 又過瞭兩個月,我去南方出差,可以繞道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