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秋水之戀

2018年05月08日 暖暖的愛 暫無評論

秋水之戀

東城師專中文系女生很少。每位女生都有幾位追求者。有的女生每天都能收到好幾封信誓旦旦、文采飛揚的求愛信。真應了“一家有女百家求”的那句唐詩。

唯有呂葦例外,一封信沒有收到過。

呂葦人長得漂亮,處事大方,家庭條件又好,竟然沒有人給他唱“關關雎鳩”,真是有些不可思議。

開始,呂葦對此心平氣靜、處之泰然。可是臨近畢業的時候,看著其他同學不是忙著跑分配,就是成雙成對夜不歸校,加快唱天仙配的節奏,她終於還是有些沉不住氣了。從面子上講,師專二年,竟沒有收到一封求愛信,叫人聽起來,她好像有什麼特別不對勁的地方,說起來顯得窩囊;從真實心理講,其他男生不給她寫信,她都不會在意,唯有邱水的無動於衷,讓她焦躁、沉不住氣。邱水是她心中的白馬王子。她很想像其他同學那樣,在畢業前把關係明確下來,以便考慮雙方的畢業去向。當然,分配後也可以調動,畢竟不如一步到位好。想想看,一對大學戀人,同時分到一個單位,相依相偎,共赴前程,那是一種什麼樣的境界!

邱水和她一個班,學生會的宣傳部長。邱水和班裡絕大多數男生一樣,來自農村,卻長得英俊瀟灑,還會寫詩,校報上,省裡的一些文學刊物上,經常見到他的大作。都說他是師專的顧誠,只是沒有“黑夜給我黑色的眼睛,讓我用它去尋找光明”的名句罷了。呂葦對他芳心暗許。從邱水的目光裡,呂葦也讀出他的渴慕之意,但他目光裡的渴慕總像火花一樣,一閃即逝,讓她像讀一首朦朧詩,明明感覺到了,卻又沒有明確的信息。剛升入大二的時候,呂葦看到邱水的一首詩《秋水之戀》,裡邊有這樣句子,“不要春的碧波蕩漾/不要夏的荷豔藕香/只要,只要/秋的蘆花飄揚/讓無邊的潔白/把我生命的樂章奏響……呂葦認為這是邱水的表白,是間接寫給她的求愛信。當天晚上,呂葦便以詩的名義約了邱水,想進一步證明自己的判斷,更想借此挑明兩人的關係。呂葦試探著說,《秋水之戀》就是寫你邱水的戀情的吧?

邱水不置可否。

呂葦俏皮地說,那蘆花是誰呢,不是我呂葦吧?

邱水紅了臉。

呂葦一語雙關地說,其實,蘆葦就是應該長在秋水裡,反過來,秋水沒有蘆花飄香,那該多寂寞啊。

呂葦以為她一個才貌雙全的女子,能把話說到這份上,夠明白的,自己也夠低姿態了,可他硬是裝傻充愣,就是不接茬。呂葦即傷心又想不明白。終於有一個晚上,她的好友陳紅幫她揭開了這個謎底。陳紅一語中的地說,你長得這麼漂亮,本來就讓人感覺有點高不可攀,再加上你又有個當副市長的父親,這些農村來的老土們,誰敢呀。知道什麼叫曲高和寡嗎?

聽了陳紅的話,呂葦大感意外而又啼笑皆非,但仔細想想又確有道理。自身條件好,父親是高官,他們把這些當作愛的天平上的砝碼了,因為這砝碼太重了,反而沒有人敢奢望踏上另一端了,都認為自己沒這個份量。

可愛需要這些嗎?

呂葦不甘心就此與邱水失之交臂而遺憾終生,她很快就想到了平衡的辦法。

呂葦請假回家一趟,說是家裡出了點事,回來後,沉默寡言,一臉的不歡顏。

同學們都猜測呂葦家裡可能出了什麼大事。可呂葦的父親是鄰市的副市長,要風得風,要雨得雨,能有什麼不順心擺不平的事呢?都猜不出來,卻都不願當面去問。

班裡有個綽號叫“快嘴”的女生終於忍不住,去問呂葦。都以為呂葦不會說的。因為“快嘴”是個悶不住一句話的人,告訴了她,就等於告訴了所有的人。

然而,呂葦說了,呂葦的父親被撤職檢查了。

很多同學看呂葦的眼光變了,轉彎抹角地同情她、安慰她。同時,求愛信也一封封的接踵而來,這其中就有呂葦等了一年多的邱水的信。

呂葦狡黠地笑了。

實習的時候,呂葦領著邱水到家裡去了趟。這時,邱水才知道,呂葦的父親根本沒有被撤職,反而升為副書記了。

邱水問呂葦為什麼騙他。

呂葦笑著說,不騙你,你會給我寫信嗎?


熱門文章推薦

  • 她的愛情
  • 聽話的小蘿蔔
  • 一把刀
  • 最終的愛
  • 金婚老人的愛情故事
  • 包子和麵條的愛情故事
  • 剩女的愛情故事
  • 一把愛情壺
  • 偷吃蘑菇的兔子
  • 她拒絕瞭他100次,第101次,他拒絕瞭她
  •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