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我的那些愛情故事

2018年05月30日 暖暖的愛 暫無評論

我的那些愛情故事

1.左右為難,勞雁各分飛

2005年年底,已經一年沒有回家過年的我,再次在電話中,言辭懇切地請求父親大人原諒:我將陪女友回湖南過年,還是不能回家了!電話的另一端聽到老爺子長長地嘆了一口氣……那聲長長的嘆息裡,有一種“找了媳婦忘了爹”的無奈與擔憂。事實上,也正應了父親的擔憂:女友是家裡的獨生女,她以及她的家人,都希望我能留在東莞或湖南,畢竟我那時的工作地在東莞,再就是還有一個哥哥在家。彼時,我正想找個合適的時機,向父親商量一下這個事情。

時機沒有找到,卻等來了父親的一封“封殺令”。

第二年夏,父親厚厚的一封家書,就像作政府報告的文稿:從我小時候的自然災害,一直說到母親去世,再說到他老人家種種的不容易……信閱一半,我已淚流不止,在信中父親委婉地提出,不希望我找一個外地的女朋友,他希望我能考慮回去。也許父輩的觀念裡“養兒防老”還是佔據了很大的一部分原因吧,當時我是這樣想的。

那段時間裡,我的心情抑鬱到了極點。本來,每天十二小時的工作量,已經讓我非常壓抑和緊張,現在再加上父親的書信,更是讓我無所適從。左邊是恩重如山的親情,右邊是山盟海誓的愛情,就像左手和右手,捨棄哪一個?都難啊!左也為難,右也為難。什麼叫左右為難,那個時候,我終算體會到它的含義。

白天上班,晚上到網吧去通宵,困了就在那裡邊打個盹。那陣子,廠旁邊那個網吧的老闆,見了我就眉開眼笑,那時候,我記得很清楚,在那個地方網吧通宵是二十塊錢。我不喜酒,亦不愛煙,彼時,我只想用肉體與精神的麻木來逃避這樣的現實。我的身體急劇地消瘦下去,上班時用車間的磅秤磅了一下,一米七多的人,還不到四十五公斤,被同事戲曰:一陣大風能刮到天上去。不能得到充分的休息,精神也終日恍恍惚惚,有一次還差點出了工傷事故。我覺得自己的那點腦水不足以來解決這樣複雜的問題。拖著吧,要不怎麼辦?我這樣想。

女友到底還是知道了。就是在那次差點發生工傷事故的時候,車間領導便找我瞭解情況,看到我心事重重、眼裡血絲遍佈,便問我是不是有什麼事,要不要幫忙?我很肯定地回答:沒事,下次自己一定會小心的!他狐疑地看著我,沒有再多問什麼。車間領導和我私下相交甚好,而且由於業務關係和我的女友也非常熟悉,說起來,我們兩人相戀,他在中間也出了不少的力。他以為我們兩個鬧矛盾,忙裡偷閒地打電話給我的女友瞭解情況,那時,她正在出差。這一瞭解,把我就套進去了。她隱約感到,可能是出了什麼事,因為我有半個月沒有給她打電話了,太反常了。這一想,她就央求我的車間領導幫她瞭解一下。

那天下了班,已是華燈初上,車間領導極力邀請我到廠對面的小飯館小酌幾杯,說是放鬆一下,那些日子的確也太忙太累了。經不住蠱惑,我去了。初喝二鍋頭,我覺得那股辛辣味,就像我那時的心情,苦辣!一兩杯下了肚,舌頭開始發僵,再來兩三杯,我開始滔滔不絕起來……

據說那晚,我醉得人事不省,吐了一路。有一隻狗兒,歡快地跟了我們兩個一路。聽車間領導說,最後那隻狗兒也醉得狗事不省。

過了一個星期吧,我收到女友的一條短信:我不想等你說對不起,因為我不習慣說沒關係。我煩躁的心,彷彿一下子掉進了太平洋,深深太平洋底深深傷心……

女人一旦決定了一件事,要比男人的決心大得多。再去找她,她總是避而不見,電話也不再接聽,她在幫我下決心:回家吧!黯然銷魂了一個多月,我終把兩年的感情打點成了一個背包,淚灑朝夕相處五年的熱土,卻沒有勇氣揮一揮手。那個春天的早上,天空飄著淅瀝的小雨,路邊青嫩的榕樹葉上溢翠欲滴,車間領導幫我背著包,送我到了廣州東站,我悠悠地說:這裡將是我一生都難忘的地方。剪完票,上了火車,我把臉貼在窗子的玻璃上向外看。我異常驚奇地發現:那個我魂牽夢繞的身影,在雨中的站台上朝我淡淡地笑,臉上不知是淚水還是雨水……

隨著火車“咣當咣當”地開始起步,我感覺到自己的心碎成了一片一片……

2.山窮水盡,柳暗複花明

回到家,我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吃不好睡不香地在家呆了一個多月,老爺子見我這樣子,嘆口氣,摞下一句話:沒事隨我下地干活去吧!北方夏天的中午,太陽是超乎尋常的熱情,我在地裡擺弄著鐵鍁、鋤頭……汗如雨下,沒用幾天,我的胳膊就曬脫了一層皮,我深切地感覺到父親的不易!如此勞動了一段時間,我吃得飽睡得香了,心裡也漸漸地淡出了那份思念,讓其沉澱到心底的一個角落,在午夜夢迴時再進行回味。

工作沒了,愛情也沒了,我感覺自己像個小無產階級者,彷彿有一種錯覺,自己什麼都沒有了。不能總在家修理地球吧,還得找對象呢!再說,我也不是干農活的好把式,我想。回來的那年,我已經26歲了,這個年齡,在農村早已經是拖兒帶女的了:東家大哥比我大半歲,已經是兩個女兒的父親了;西家小弟23歲,兒子已是滿街跑的小搗蛋了。老爺子的心裡也有著不小的壓力,我認為。畢竟是他讓我回來的,再說了,我們家的景況也不如意,現在的姑娘們又要求得高,不是說介紹介紹、相處一下就能解決的事情,這要一看才、二看財、三看長得帥不帥,俺小時候碰到自然災害,長大後趕上政策無奈,我橫掂量豎掂量,心裡覺得很沒有底。忽而又想起以前的女友,有一種“過了這個村,沒有那個店”的感覺,唉,心裡那個難受啊!就甭提了。

老爺子把我的婚姻當成了家中的頭號大事掛牌督辦,凡是沾親帶故的人都被他委以重任。其實,也有好多親戚鄰居主動熱心地來幫忙,在農村這樣的事情大家還是比較樂意湊份子的。回了家,找對象這件事,就不是我再有能力來處理的了,那就等著吧,哪家姑娘發話了,俺就去相親。其實不等也沒有辦法,在村子裡不是在工廠裡,看中了哪個女孩子,可以“厚顏無恥”地去追求,而現在呢,就算是有,也得按照“程序”來,先找個媒人、再去提親、再去相親……“程序”是這樣,可是這“剃頭挑子得兩邊熱”才好使,要不也是枉然。想來想去,還是先解決自己的工作問題。恰巧,姑姑為了我的事特地到我家去了一趟,自從母親過世後,姑姑為我操了不少的心。於是,父親組織家庭成員召開了個“小型家庭會議”,同意姑姑把我領到城裡,讓在那兒的表哥先給找份工作幹著,對象的事,慢慢地來,急也沒有用,一輩子的事啊,像咱這樣的,不可能找個過著,感覺不對勁了,再分開,咱農村人折騰不起那事!

到了日照,幾經周折,在一物業公司謀了份差事。工作瑣瑣碎碎,沒有了南方那種“上班猶如機器,吃飯都得衝鋒”的緊張勁兒,倒也有更多的時間,去解決自己人生中的頭號大事了。

工作的時間一長,與周圍的人一熟悉,熱心的同事們也開始關心起我的終身大事來。時間再一久:小區內的阿姨、與公司發生業務關係的老闆們、同事的同事等或多或少地都知道這個“形象不佳”的小夥子,還過著11月11日這個特殊的節日,於是乎,我陷入了自己人生當中空前絕後的“相親門”。

3.心灰意冷,網絡遇知音

凡事遇“門”者,必有不雅事情也,我人生中的“相親門”也不例外。記得第一次的時候,我面對人家給介紹的那個女生半天才憋出一句:飯吃過你了沒有?乖乖,這叫什麼話啊,我在心裡就覺得那個不得勁呀!可是又覺得有點好笑,忍不住笑了下。後來聽說那個女生的評價是:語言邏輯不行,還有點神經質。還有一次,有人給介紹了一個女孩子,見面的時候,有兩個女的,介紹的同事也沒有說清楚,我瞅著其中一個比較顯老成的女的說:你好,你是XXX吧,我是來和你相親的。這個時候,同事悄悄地拉我到一邊說,旁邊的那個才是,你說話的那個是她媽。當時感覺就是兩句話:尷尬!太尷尬了!結果是不歡而散。諸如此類的事情,還有著不少,當然,也不是說沒有相成的,只不過是過程是美好的,最後的結局還是把手放開。

在某一個時刻,我突然對這種相親失去了興趣,是一點兒也提不起的那一種。為了發洩心中的鬱悶,我又開始下了班後整天泡在網吧裡的日子……

互聯網真是個神奇的東西,QQ呢更是神乎其神。兩個互不相識,甚至是遠隔天涯的人,在這個虛擬的世界裡,可以毫無顧忌地暢所欲言。在這裡,我可以和網友說,飯吃你了嗎?網友會回覆一個大笑的頭像,而不用再去擔心有人會笑我語言邏輯不行,進而再嘲笑我神經質。當然,我覺得無論是在現實的世界還是在虛擬的空間裡,有一個原則是不能丟棄的,那就是做人要真誠。我自己認為,也許正是因為我沒有喪失這個原則,才在QQ裡給我帶來了想都沒有想過的意外:

2007年秋天的一個下午,下了班吃過晚飯後,我又去了公司下面的網吧。漫無目的地在QQ的“查找”裡,瀏覽著QQ在線的日照地區的美女,也許真的是“異性相吸”吧,這種無目的地加好友,在性別欄裡,很少選擇“男”。我輕點著鼠標,看到符合我審美觀的網名,我便點開,看一下她們的個人資料,如果個性簽名的文采非常地吸引我,我便會請求對方加為好友,因為有目的性和斟酌性,加好友的成功率還是蠻高的。

我慢慢地拉動著在線美女窗口的滾動條,鼠標停留在了一個叫“月朦朧”的女孩頭像上,我點開,看到個性簽名裡寫著:來來往往,你你我我,誰又能知道自己真正的緣分停留在何處呢?我的心底一下子泛起了一種共鳴,在好友驗證框裡,我輸入著:曾經緣分,隨風而散,誰又能解釋感情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點擊發送的那一刻,不知道咋回事,心裡一陣莫名的感動。很快屏幕右下角的小企鵝變成小喇叭“吱吱”地叫起來。於是,我和這個網名叫“月朦朧”的女孩子便成了網友。剛開始,只是隻言片語地聊了點工作的話題,然後就都下了線。

大概有半個月沒有去上網,現在也記不清當時在忙什麼了。再去上網的時候,登錄QQ發現“月朦朧”的留言:你是誰啊?再不回話,就把你拖黑名單了!看來她已記不起是怎麼一回事了。當時是怎麼回覆的第一句想不太清楚了,反正那天聊了很多,涉及到彼此的感情,就是有沒有異性朋友之類的,還互相問了對方的姓名,知道她在一家電腦學校工作。下線的時候互相感覺都聊得很開心。於是乎,每天下午到快要下班的時候,我都急不可待看時間,希望過得快一點,這樣的日子大約持續了四五個月。忽某一日,我們的經理大發善心,把辦公室裡的電腦給安上了網線,這下,可把我樂壞了,當然只是在心裡偷著樂。今天想起來,我們能走到一起,還得感謝我們經理呢!因為網線就安了一個月,安上後,我幾乎一有時間就和她聊天,不管上班下班,當然也只是偷著,畢竟是在公司裡,這種事太“惹人注目”了也不好。就在那一個月裡:我從視頻裡看到了她的“廬山真面目”,從視頻上看見她的那一刻開始,我就被她迷得神魂顛倒,繼而是鍥而不捨地“窮追猛趕”。於是,雙方互留了手機號、工作地址、進而幾乎都確定了見面的時間與地點等。可是,沒過多久,有人便到經理那裡反映意見,說是上班老是上網等等,於是就把網線給撤了。就在撤網線的前一天,我們確定了戀愛關係!感覺那一個月的網線和辦公室的電腦,成了我們的“紅娘”。她成了我從未真正見過面的女朋友!現在想想,都覺得像“南柯一夢”,有點太不可思議了,有時候,我這樣解釋給自己聽:用真誠換來的緣分看來是擋也擋不住!

4.一 “網”情深,網戀終成真

在這段“網戀”沒有成為現實之前,我的保密工作做得其實是密不透風的:周圍的人誰都不知道!真的,沒有一個人知道!主要是連自己覺得那也是不靠譜的事,因為各種版本的“網戀”最終的結局,沒有幾個是圓滿的,所以對這個事就沒有說出來,主要是怕,萬一不成讓周圍的人當成笑柄來談,那就太沒有面子了!

2007年12月13日下午,那天是星期四,是我們約定見面的日子!第一次喲,整個上午我都在焦慮與等待中煎熬著,心裡面緊張、期待、激動……

嗨,可還就是好事多磨!記得那天下午我倆都是請了假的,中午一下了班,我就打電話給她。她從石臼坐車到老城區銀座這邊來,這是我們約定初次見面的地點了。我惴惴不安地在那兒等著,感覺到自己手腳都無所適從的樣子,面部肌肉有點不由自主地輕微抽搐著。誰知道那個時候,單位打來電話說下午還要開會,有什麼事開完了會再去辦,當時,我心裡那個惱怒呀,又不能和主管說我請假是為了出來約會,畢竟那個時候,還是沒有人知道這件事的,雖然說“八”字已開始畫撇,還不知道最終的結果是什麼樣子呢,所以,我也不好解釋。趕緊打電話給她,解釋一下,可是,打了三遍也沒有人接,估計是在公交車上沒有聽見。我一百二十個不情願地去開了那場令我終生都難忘的會,開會期間,她發來信息說:我已到了,你在哪兒呢?我偷著回:在開會呢,你等一下吧,好嗎?她回了一個字“噢”,後面一串省略號。那串省略號裡包含了太多的意思:不是請假了嗎?怎麼又去開會了?是不是一直在騙人啊?太失望了!太令人失望了……

她那天下午在銀座等了一個多小時,始終未見我的人影,懷著滿腹委屈走了……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感情與信任,開始出現危機。

開完會已是下午將近五點了,一出會議室我就馬上打電話,不知道打了多少次,那邊的手機才終於接通了,是她妹妹接的,從手機裡我就聽到她在旁邊委屈的哭聲,她妹妹在電話裡發老大的脾氣,我只是唯唯諾諾地應著。那個時候,說什麼都是多餘的,我認為。過了許久,她接過了手機,我輕輕地說,你還好嗎?這麼長時間相互瞭解,你不會因為這一次,就把我給否決了吧?那樣也對不住你自己付出這麼多的時間與感情!我請求你再給我一次機會!好嗎?好一會兒,她悠悠地說:好吧,五點半,你到實驗小學等我。

出現天塌地陷的事情,也不能再錯過這一次了!我早早地過去等著,遠遠的,我看見她從初冬的黃昏裡向我走來。那一刻,我感覺到天也含情,雲也含笑,連路周邊嘈雜的聲音也變得悅耳起來……

還生氣嗎?我問。

哭過之後,就舒服了。她輕輕地笑著說。

怪不得人家都唱《男人哭吧不是罪》,看來不是無病呻吟啊,是有一定的根據性的啊。我說。

她莞爾。

牽起她手的那一刻,我感覺擁有了整個世界。


熱門文章推薦

  • 逝去的悲傷,不忘的愛情
  • 有沒有交通事故?
  • 一把愛情壺
  • 寶貝,不哭
  • 愛情錯覺
  • 下雨天午後送人
  • 藤野貞子
  • 執子之手 與子偕老
  • 冰河世紀的愛-肥熊
  • 躲進小窩想念你(小黑熊)
  •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