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蘇薇的另類愛情故事

2018年05月18日 暖暖的愛 暫無評論

三十六歲未婚的蘇薇懷孕了,她決定要生下這個孩子。

蘇薇打電話給我,說她有重要的決定要和我說。我趕去的時候,她正坐在靠窗戶邊的位置輕抿著一杯茶。裊裊的茶煙逐漸盤旋上升,和下午溫暖的陽光融為一體。

見我來了,她對我嫣然一笑。精緻的妝容,窈窕身段上套著的紅色大衣有一半被吞沒在陽光裡,微微地刺眼。

這哪裡是一個已經36歲的女人,分明像是二十來歲青春嫵媚的樣子。我暗暗有些嫉妒,把包一甩在她對面坐下,“說吧,大美女,又怎麼了?”

“淼淼,我懷孕了。”

“怎麼這麼不小心”我看著她臉上的微笑,暗自揣測她內心到底是個什麼想法:“要我陪你去做掉?”

“不,淼淼,我要把他生下來。”眼見蘇薇笑得那叫一個風平浪靜,可我幾乎覺得她看我的神情都帶上了幾分戲謔。

“小姐,你腦子沒壞吧。你不是說這輩子都只談戀愛不結婚不生孩子的嗎?”我強忍著要把茶水噴出來的衝動。

“是啊,可是我現在改變想法了。我覺得一個女人一生可以不結婚,但一定要有個孩子。我不是為了養兒防老,我越大越覺得自己是充滿母性的。特別是看你和你家咚咚一起玩,我就很羨慕。而且做母親讓我特別有成就感。”

眼前的蘇薇目光真誠,彷彿印證她做這件事情的決心。我無奈撫額,“林森知道嗎?”

“我當然不會告訴他,我要一個人擁有這個孩子。”

“你不怕孩子沒有完整的家庭會對他的成長不利嗎?”

“我會給他一種全新的親子相處和教育的模式。既然我不會結婚,我的孩子就不需要殘缺的父愛。”蘇薇說得無比堅定。

“大小姐,你不結婚沒有關係,這生孩子的事情咱是不是再考慮考慮。”“淼淼,這年頭做未婚媽媽的女人還少嗎?我經濟上再負擔個孩子也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那為什麼一定是林森呢?你才和他斷了個乾淨。”我覺得我是在做無力的掙扎。

“淼淼,”蘇薇輕嘆一聲:“你怎麼不明白,林森是我到目前為止最愛的男人。我雖然不能和他結婚,但生下他的孩子就等於變相地永遠佔有了他,你懂嗎?再說林森的外形氣質才華都是出眾的,這樣好的基因生出來的孩子怎麼會差。”

面對著微笑的蘇薇,我有一種強烈的勸說無用的虛脫和挫敗感。早在很久以前,我就知道蘇薇的愛情觀是與眾不同的。我無法說動她改變,事實上,除了她自己,誰也不能讓她改變。

蘇薇說自己決不重蹈母親的覆轍,也決不找父親那樣的男人。她要走一條和世界上大多數女人不一樣的路。

蘇薇和我是一個居民區的,我們大概從流鼻涕吮手指的年代就認識了,熟悉彼此就好像熟悉自己。

我看過蘇薇母親年輕時候的照片,覺得比成年後的蘇薇還要漂亮。蘇薇像她爸爸,眉目間全是江南的水蘊靈秀,有點小家子氣,沒有她媽媽北方的大氣豔麗。但我記憶裡蘇薇的母親是沒有那麼漂亮的。也許是因為她衰老得太快,她年輕時候的樣子已經在我印象裡模糊。也許是因為我對她的記憶只截止在我和蘇薇念初二的時候。那個個子雖然不矮但背有點駝,剛四十二歲就掩不住白髮和皺紋,看上去像五十歲的女人,在過馬路的時候出了車禍,原因是因為她突然就在馬路中間犯了眩暈症。

蘇薇母親有眩暈症是她的老毛病了,據說那是活生生給累出來的。蘇薇家原來條件不是很好,她父親的工資不算多,所以蘇薇的母親除了上班忙家務還要做兼職。蘇薇小時候倒是很乖,可他父親偏偏愛打麻將。工資本來就不多,這下基本都進了小區的麻將檔。蘇薇的父親脾氣很不好,火氣一上來還要摔碗摔碟。那時我經常聽說他們吵架,蘇薇告訴我吵完她父親又會跪著求母親,母親只是流淚什麼也不說。她的母親和蘇薇說過,如果不是因為有了蘇薇,她早就和她父親離婚了。她不想讓蘇薇沒有爸爸,所以才對這場失敗的婚姻認了命。

蘇薇的母親雖然身體不好,但這眩暈症也不是經常犯,所以沒有人在意。誰知道就在那個晚上,過馬路的時候就要了她的命。

那年我和蘇薇都只有十四歲,說小不小,說大不大的尷尬年紀。蘇薇撲在我懷裡整整哭了兩天,我記得她用腫得都快睜不開的眼睛盯著我說:“淼淼,我這輩子都不要結婚不要生孩子,結了婚所有的女人都一樣要受苦受累。我決不重蹈母親的覆轍,也決不找父親那樣的男人。我要走和世界上大多數女人都不一樣的路。”

我總以為蘇薇那時是年紀小,又受了刺激才說出這種話,因此沒放在心上。可我那時並不知道蘇薇是在心裡立下了重誓,所以她真的到了三十幾歲還沒有結婚。

人生最美好的戀愛是初戀,在眾多追求者中一路過關斬將,從未中刀落馬的蘇薇終於迎來了第一次戀愛。

蘇薇的初戀在女人最美麗的二十歲。初戀對象是她的大學老師,成熟穩重,已有家室。

當我接到蘇薇打來的電話時我正在午休。同寢室的姐妹把我揪到公用電話邊,我聽見電話那頭蘇薇興奮的聲音:“淼淼,我戀愛了!”

這句話無異於一聲響雷,把我殘存的睡意給轟了個乾淨。我首先居然有一種自己女兒終於嫁出去的莫名感動。要知道蘇薇從來都是一朵引人注目的嬌花,對她有好感的男生不計其數,明裡暗裡表白獻慇勤的也不知道有多少。可她大小姐就是不動心,回絕時還特別狠,不給表白者留一點念想,令眾多追求者叫苦不迭。感動完我又覺得好笑,一直不肯低眉的蘇薇,終究還是為一個男人折腰了。“我很好奇,什麼樣的男人讓蘇大小姐都另眼相看了?”蘇薇在電話裡嬌嬌地笑。“有空你來看看吧,正好我們也很久沒見面了。”

我和蘇薇之間是有特殊引力的,兩人無論做什麼都離不了對方太遠。從小我們就同校,大學分開了,但依然在一座城市。

蘇薇指給我看袁方的時候我嚇了一跳。那個在講台上談笑自若的中年男人就是俘獲蘇薇芳心的男人?雖然還算斯文有型,可是怎麼看都比蘇薇的父親小不了幾歲。那時候觀念尚未如今天這般開放,蘇薇突然愛上了一個人本就給我太多的驚奇,而對方居然是她的老師則讓我驚嚇過度。

我幾乎以為是自己看錯,她指的其實是前排那群男孩子中的某一個。“你確定是講台上的,而不是下面坐著的哪個?”我小心翼翼地問。“當然。”她嗔怪地白了我一眼,斷絕了我的僥倖心理。我顫抖地問:“他已經結婚了吧,你怎麼就不能喜歡個年輕的?”蘇薇說出一句當時幾乎讓我吐血的話:“結婚了又怎麼樣,我不在乎。那群毛小子有什麼意思?我就是喜歡成熟穩重的男人。”

在我苦口婆心的教育下,蘇薇依然我行我素。她說:“淼淼你就別費勁了,我自己知道分寸。”於是我不好再強行干預。我看著蘇薇主動出擊,一來二去真的和老師好上了。而我成了她甜蜜心事的唯一聽眾,我眼見已經阻攔不住只能不斷地提醒,要低調,千萬不能給學校和同學知道,不然肯定沒有好下場。在這件事上我比她還要提心吊膽,蘇薇還總反過來寬慰我:“我知道,我有那麼笨嗎?”

事實證明蘇薇是擁有做地下工作者的天賦的。她和老師談了整整兩年戀愛,直到蘇薇受到了老師和系裡的聯合推薦後,才漸漸有些風言風語。雖然說世界上沒有不透風的牆,可是牆還沒有完全透風蘇薇就已經畢了業。她和我一起回到我們成長的城市,把那些初露端倪的閒言碎語連同她的初戀一起斷了個一乾二淨。

從二十歲到三十六歲,蘇薇果然做到了她所說的只談戀愛。只可惜每次她作為戀人的背後都被貼上了情人的標籤,我旁觀著她的羅曼史,悄悄地為她無奈惋惜。

也許真的是沒有婚姻所累,蘇薇至今仍沒有顯出奔四的老態。不像我們這些已婚的女人,在工作和家務中忙得團團轉,已經越來越有黃臉婆的趨勢。而蘇薇依然風姿綽約,溫婉嬌豔,身邊還是圍繞著不少男人的目光。如今的蘇薇已經不像當年那樣拒絕追求者十分狠絕,她學會了含蓄和曖昧,凡事留有餘地。彷彿是為了諷刺那些當初把婚姻看得無比美好的女人。蘇薇越活越如魚得水。她聰明,能幹,貌美,站在女人們中間十分出眾。她擁有穩定的工作和不錯的收入,足夠她活得滋潤多彩。她幾乎不間歇地戀愛,戀愛對象卻都是已經有家室的男人,這十幾年來無一例外。

我問過蘇薇,為什麼只和有婦之夫談戀愛。蘇薇說:“我又不是故意要找已經結婚的男人,可我喜歡成熟男人。成熟男人早都已經結婚了,我有什麼辦法。”

我當然勸說過,可是在數次未果之後也只能袖手旁觀。但蘇薇是聰明的,在某種程度上來說也是善良的。她和已婚男人們談著戀愛,卻從來不插足他們的家庭。甚至她最大程度地配合他們隱瞞。她總是在對方妻子察覺前抽身,結束時決不拖泥帶水,非常乾脆,有她當年拒絕追求者們的味道。她說自己的道德感不允許她破壞別人的家庭,她最鄙視那些威逼利誘,尋死覓活逼迫原配的第三者。女人和女人之間何苦欺人太甚。戀愛是美好的事情,不要變成別人的悲劇。她只是情人,不是第三者。

蘇薇只享受戀愛的過程,別的事情免談。也有男人為了她要離婚,蘇薇阻止了他。即使再愛,蘇薇也沒有永遠佔有,要做他妻子的想法。她堅信走進婚姻就是踏入女人一生最大的悲劇,她絕對不做婚姻的奴隸。這次的林森已經是個例外。被蘇薇認為是自己到現在最愛的男人,也只願意為他生下孩子、產生佔有他的血脈的想法。不過我已經很佩服林森,居然能讓蘇薇打破了不生孩子的誓言。

也許對於男人來說,蘇薇是最理想的情人。她美貌聰慧,溫柔體貼;小鳥依人,卻又獨立自主。最重要的是她不向他們索取承諾和責任。她要求的是愛情,不是天長地久的婚姻。這是許多男人夢寐以求的吧。

我看著坐在我對面已經決定要做母親的蘇薇,她笑得幸福洋溢。我有些不甘地問:“你願意為他生孩子的男人已經出現了,以後會不會也出現你願意為他結婚的男人?”“不會的,相信我。”蘇薇說:“不信我們可以等等看。”


熱門文章推薦

  • 其實愛不愛真的是沒那麼重要
  • 小道士捉妖記
  • 《斷背山》:生命中不可承受的愛
  • 剩女的愛情故事
  •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 金庸筆下的愛情故事
  • 第三個生日禮物
  • 一個男孩五年對一個女孩的愛隻有增沒減
  • 紅酒中的愛情故事
  • 絕世狐顏
  •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