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一個淒美的愛情故事

2018年05月22日 暖暖的愛 暫無評論

一個淒美的愛情故事

公元一九六一年十月下旬的一個傍晚,一濃煙緩緩啟動了。車廂裡,一名青年女子臉貼車窗痴痴地凝視著萬家燈火的京城,與自己生活了七年的都市作無言的告別。此時此刻,她才真切地感受到自己再也不屬於這座美麗的城市了,而她對它曾經是那樣的嚮往,那樣的熱愛!這裡是她青春綻放的地方,理想放飛的地方,更是她收穫甜蜜愛情的地方。然而,恰恰正是這份甜蜜的愛情,卻給這對痴情男女帶來了厄運,並徹底改變了他們的人生軌跡。一年多前,她的丈夫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價,丟掉了黨籍,脫去了軍裝,被逐出北京,發配到邊遠荒僻的晉西北,一個名叫保德的山區小縣去勞動改造。棒打鴛鴦散,孔雀東南飛。多少離愁多少淚,在痛苦與淒惶中煎熬了四百多個日日夜夜,她毅然決定調離北京,到那個聞所未聞的地方去追隨自己的丈夫,與他相依為命,患難與共。她演繹了一個現代版的孟姜女千里尋夫的故事,一個同樣淒婉而又美麗的愛情故事。

青年女子名叫朱鐘英,一九三五年生,時年二十六歲,浙江義烏人。其父朱德成是當地一戶地主人家的養子,三十年代初畢業於上海市一所教會辦的法學院,後就職於浙江衢縣等基層法院任法官、推事等職。解放後即入舊司法人員培訓班學習,經過嚴格審查,又分配到六合縣法院繼續工作。五五年下半年,全國開展了大規模的肅清暗藏反革命分子的運動(簡稱肅反運動),他又被清理出法院,安排到縣供銷社當了售貨員。他覺得很沒面子,就托朋友介紹,於五六年到上海市一個印刷廠當了會計。朱德成的妻子上海幼師畢業後,在杭州任小學教師。女兒出生不久,大病了一場,失去了生育能力。為了延續朱家香火,他產生了離婚的念頭,致使夫妻感情日漸惡化。五二年,朱妻憤然離開浙江,跑到上海市國棉一廠幼兒園當了教師。因此,朱鐘英自幼就沒有享受過家庭的溫馨和父母的呵護,而是由義烏老家的奶奶帶大的。她天資聰穎,勤奮好學,學業上是順風順水,一路凱歌,於四八年考入金華女子中學;五一年考入杭州二中讀高中,擔任班幹部並加入了青年團;五四年又以優異的成績考入了北京師範大學生物系,踏上京華大地,來到了陽光燦爛的首都。

在江南水色的滋潤下,經受了北京特有的文化熏陶,朱鐘英出落成一個亭亭玉立的窈窕淑女,是北師大的一枝花。曾有不少男生爭相追逐她,可幸運卻偏偏落在了一名青年軍人的身上。他們的相識純屬偶然,原來朱鐘英有一位遠房堂叔在民航首都機場當飛行員,輩份雖高,年齡不大。上大三的那年春天,她去拜訪堂叔。得知她還沒有男友時,就介紹了航校的一個同學好友。當時,女學生找解放軍是很榮耀、也很時髦的,所以,她愉快地答應了。他們見了終生難忘的第一面。當那位英俊瀟灑的少尉飛行員筆挺地站在她面前的一剎那,少女的心怦然悸動起來,認定了他正是自己曾設想了千萬遍的白馬王子;少尉見到這個如花似玉的姑娘也愣住了,驀然發現自己尋覓千百度的夢中情人就近在咫尺。四目相對,兩人都有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從此開始了他們三年之久的苦戀。

青年軍人名叫茅尚賢,一九三二年生,江蘇啟東人,是個地地道道的農家子弟。四九年三月入伍,先在杭州筧橋機場當事務員,五二年選調到空軍第二航空學校(長春)學習,屬第七期飛行科學員。五五年五月,茅尚賢航校畢業,被選拔到空軍獨立第三團三大隊任飛行員,駐地在北京西郊機場。獨三團是一支名聲顯赫的部隊,直屬空軍司令部領導,執行師級職權,主要擔負專機任務。所謂專機,就是專門供黨政軍高級領導人乘坐的飛機。所以,該團也叫中央專機團,團長胡萍,政委方中英。上至團長,下至士兵,都是根紅苗正、技術過硬的空軍精英。隨著專機任務的增多,隊伍的壯大,六三年八月,中央軍委決定獨立第三團擴編為空軍第三十四師(按序排列),仍擔負專機任務,改稱中央專機師,師長胡萍,政委方中英,副師長時念堂。六八年,胡萍升任空軍副參謀長後仍兼任師黨委書記,分管專機工作,時念堂接任師長,副師長潘景寅(後改任副政委)等,此是後話。潘景寅也是航空學校七期學員,和茅尚賢等人同年選調入獨立第三團三大隊任飛行員。茅尚賢機組(五人)主要執行西南地區的專機任務,這是一條地形、氣象都較為複雜的航線,但是,憑著他精湛的飛行技術和認真細緻的作風,沒出過任何事故。一九五六年度,被評為二級優秀飛行員,授少尉銜。

五十年代,階級鬥爭的弦繃得很緊,政治審查無處不在。飛行員更是嚴格,從戀愛到結婚,都要經組織批准。茅尚賢按規定如實匯報了朱鐘英本人及其家庭狀況,戀愛獲得批准。兩人高興極了,昆明湖畔又多了一道形影相隨的風景。寒來暑往,有愛的日子過得飛快,轉眼到了五八年的夏天,朱鐘英大學一畢業就分配到北京市通縣中學當了教師,茅尚賢也通過了組織考察,即將晉銜提拔。兩人愛情甜蜜,事業順利,正在憧憬著幸福美好的新生活。就在這個時候,朱鐘英收到了母親的一封信,告訴她父親又被關進了“舊政權人員學習班”重新審查,最近,以反革命罪被判了七年刑……。飛來橫禍,使她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壓抑,壓得喘不過氣來。她清楚,在這個講“成分”、論“出身”的年代,有個反革命的父親將意味著什麼。

自從朱鐘英到了通縣後,兩人見面的機會就少了。每逢假日,茅尚賢就會早早地騎上自行車從西郊機場直奔通縣,往返百餘里,長途跋涉,樂此不疲。每次見到滿頭大汗的男友,朱鐘英心裡就覺得暖烘烘的,十分感動。又是一個星期日,茅尚賢騎車來到校園,卻不見往日早已迎候的女友,急匆匆找到宿舍,一進門,朱鐘英就撲到他身上放聲大哭起來,斷斷續續講出了原由。茅尚賢也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驚住了,但他很快鎮定下來,竭力安撫女友,講了一大堆寬慰的話。其實他心裡也是七上八下、五味雜陳,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茅尚賢是個誠實的人。他毫無保留地向組織匯報了朱父的新情況,並懇請組織去上海調查一下,搞清楚究竟是怎麼回事。幾天後,政治處通知他,撤銷原來的批准意見,責令中止戀愛。可是,感情哪能說撤就撤,說止就止呢?面是不能見了,兩人就通起信來。他不願放棄心儀的姑娘,期待著奇蹟的出現。他兢兢業業,拚命地工作,希望用良好的表現贏得組織的同情與支持,在等待中度過了漫長的一年。五九年底,朱德成在上海監獄病故。茅尚賢以為人已不在,不會有影響了,又向組織作了匯報。不料,卻因此捅下了漏子,團裡給他下達了停飛命令。茅尚賢走到了人生的十字路口,面對愛情和前途,他覺得身心疲憊,舉步艱難。只要自己明確表態與朱鐘英一刀兩斷,就會重上藍天,繼續心愛的飛行事業。然而,他卻是個性情中人,總放不下那份真情摯愛,也不願在女友的傷口上再添加傷痛。心亂如麻,整日裡抽著悶煙,胡思亂想。

停飛半年多了,仍不見茅尚賢的檢查與表態,胡萍團長震怒了。中央專機團是他親手組建的,傾注了大量的心血和汗水。飛行員也是經他審查挑選的,政治上要求特別清白,容不得一點瑕疵。他肩負著特殊的使命,也承擔著重大的安全責任,所以,對階級鬥爭尤其敏感。他認為,茅尚賢不服從命令,堅持要找個反革命的女兒,是思想蛻化變質,與階級敵人劃不清界線的嚴重問題。從而,導致了當作專機團的一個政治事故來對待和處理。一九六○年九月,團政治處宣佈了對茅尚賢的處分決定:犯有嚴重政治立場錯誤,開除黨籍,轉業到山西省接受勞動改造,限期五日內報到。

怎麼會是這樣?!茅尚賢被擊懵了,欲哭無淚,心在滴血。一夜間,從優秀飛行員變成了勞改對象,本來是風華正茂的人生,弄得如此的尷尬,背上了沉重的十字架,那種心理落差是常人難以想像的。茅尚賢像一個廢棄的皮球,被人一腳從北京踢到了太原,又從太原踢到了保德縣,一個被認為最適合勞改人的地方。

茅尚賢的到來,讓一位三八式的老革命作了難,他叫張秉權,縣委組織部長。分配到機關吧,上面明文規定是勞動改造;打發到農村勞改吧,他一輩子就毀了。於是去找金駒書記商量。聽了情況,書記樂呵呵地說,咱這真是個風水寶地,這幾年大城市的人來了不少,儘是些有文化的人。如今又來了個飛行員,這可是個稀罕寶貝。等咱有了錢買上架飛機,你讓他給開吧。部長失笑道:你這個老金真能瞎球想咧,有了飛機也沒個起落的地方。實說吧,這後生因為個婆姨弄成這個樣子,也夠可憐的,我是怕違反了上面的指示,想聽一下你的意見。看法不謀而合,書記出了個主意:老秉,你看這樣行不行,水利局的幹部長年累月在山溝裡打壩修地,治山治水,那可是很艱苦的勞動,你派他給咱打壩去,不就符合上面的精神了嗎?兩人開懷大笑起來。在那個年代,宣佈了分配到水利局工作的決定,茅尚賢像個孩子般地哭了,淚如泉湧。沒有什麼比一個人在困苦絕望中掙扎的時候,有人伸手相助,更讓人心存感激,難以忘懷的事情了,他徹夜難眠,提著的心放下了,可見,善良是一種多麼偉大的力量,它會在不知不覺中挽救一個人,或者一個家庭。到水利局後,才知道同事們基本都是外地人,有的是學校分來的技術員,有的是與自己相似遭遇的落難者。“在家靠父母,出門靠朋友”,一群青年人在一塊互助互愛,說說笑笑,鬱悶的心情也舒展多了。當時正值三年困難時期,保德又遭受了特大旱災,飢餓威脅著全縣人民的生命。各行各業響應縣委號召,漫山遍野採集代食品充飢。茅尚賢被震撼著,感動著:真是不到保德不知道什麼叫艱苦,不到農村不知道什麼是貧窮。和他們相比,自己的挫折算得了什麼,他要以愉快的心態去面對人生。他給女友寫了一封長長的信。不久,她來信了,情真意切地說:是我害了你,也怨你太傻。不,是我們太天我釀下的苦酒,不能讓你獨飲,即便它是毒藥,也要與你一起喝。今後的路,我們牽手走,再苦再難也不怕。只要與你在一起,就是世上最大的幸福。回來吧,我要嫁給你……。

任憑風吹雨打,有情人終成眷屬。六一年元旦,兩人在北京通縣中學結婚。秋天,朱鐘英淚別京城,奔波兩天兩夜,最後搭乘一輛大卡車,千里迢迢,風塵僕僕,終於來到黃土高原上的保德縣,在保德中學當了一名生物教員。校領導對這位北京來的女大學生格外關照,在住房緊缺的情況下,專門倒騰出兩間平房給她住,漂泊的茅尚賢有了一個溫馨的家。

六十年代的保中,是建校以來最繁榮昌盛的時期,主要得益於一支高素質的教師隊伍。其中,大部分是外地人,南腔北調,人才薈萃。然而,在光鮮的外表下,不少人都有難言的苦衷。有的和朱鐘英一樣,出身不好,有的和茅尚賢一樣,背負著沉重的十字架,什麼右派分子,歷史反革命分子,不一而足。反正都是被流放來改造的,每個人背後都有一段辛酸的故事。雖然身處逆境,可是,他們在教學工作上都毫不含糊,使出渾身解數,辛勤育人。朱鐘英生活在這樣一個群體中,反倒覺得很自在。都是天涯淪落人,惺惺相惜,其樂融融。最讓她唸唸不忘的是結識了兩個好人,張志來、常桂芳夫婦。張老師是保中的元老,威信很高,又是她們的數學組長,在工作上給予她極大的支持和幫助。常老師充當了她的生活導師,教會了許多諸如粗糧細作之類的本領,使她很快適應了本地的生活,從中獲得了人間的溫暖與友誼。但是,朱鐘英來到保德這個閉塞落後的小縣城,依然引起了不小的騷動與議論,也為後來的遭罪埋下了禍根。究其原因,首先是因為她優雅的氣質和美麗的容貌;其次就是有關她的身世和婚姻。有人讚嘆她是仙女下凡,貌比貂蟬;有人譴責她是妲己轉世,紅顏禍水;有人羨慕老茅有福氣,有人婉惜老茅不值得;有人說她是上海大資本家的千金小姐,又有人說她的父親是英國富人。總之,猜測與傳說,給她罩上了一層神秘的色彩。她默默承受著人們的指指劃劃,流言蜚語,用自己的行動去改變那些偏頗的看法。很快,她就成為學校的尖子教師,受到了學生的歡迎。那時,保中師生經常參加繁重的體力勞動,如築河堤、植樹、背大炭、背城磚,朱鐘英每次都積極參加。她從沒走過山路,背上城磚從陡坡上坐著往下溜,滾成個泥人人。她的出色表現,獲得了校領導和廣大師生的認可與尊重。六二年,茅尚賢由於工作努力,被調入縣政府機關食堂當了事務,又幹起了十幾年前的老行當。隨著兩個孩子的出世,增添了小家庭的忙碌與歡樂。正當生活露出曙光的時候,又一場災難悄然降臨,這次遭受劫難的是朱鐘英。

六六年五月,全國爆發了文化大革命,史稱“十年動亂”。保中也不例外,陷入了動亂之中。八月,職工造反派糾結了初中的一些紅衛兵,給朱鐘英張貼了大字報和大幅標語,又呼嘯著抄了她的家。牆上掛的兩個玻璃相框被砸得粉碎,翻箱倒櫃,抄走了部分衣物,東西扔了一地,一片狼藉。紅衛兵勒令朱鐘英打掃下院和廁所的衛生,實行勞動改造。又在臨近校門的牆上,將抄來的相片、衣物、甚至內衣褲,掛起來展覽,批判她所謂資產階級腐朽生活。朱鐘英是保中唯一遭受抄家凌辱的人,身心受到極大傷害和打擊。在那個“動亂”的年代,誰也不知道自己會發生什麼事情,人們終日提心吊膽,誠惶誠恐地掙紮著。此時,全國的路線鬥爭、階級鬥爭,卻是越搞越凶。結果,終於弄出了一件轟動世界的大事情。一九七一年九月十三日,林彪乘坐二五六號三叉戟專機倉皇出逃,機毀人亡,摔死在蒙古國的溫都爾汗,史稱“九·一三”事件。林彪的自我爆炸,炸碎了文革的理論與實踐。駕駛飛機的就是專機師副政委潘景寅。茅尚賢震驚不已,感嘆著世事無常,心裡默默悼唸著曾經朝夕相處的老戰友潘景寅。死後,其妻以反革命家屬被關了七年。八一年,終於有了說法,潘以正常死亡對待,既不是叛徒,也不是烈士,家屬領取了五百元撫卹金了事。歷史真會捉弄人,最革命的胡萍老師長,是“九·一三”事件後最早被抓的,八二年以“資敵罪”判處十一年徒刑,其妻也被雙開,飽嘗了株連之苦。現任師長時念堂也被關押,七八年以現行反革命罪被押送山西原平勞改農場。八五年糾正,按正團退休。真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你整我,我整你,沒完沒了的階級鬥爭造成了一個個人間悲劇。茅尚賢終於明白了,大家都是那個時代的犧牲品,都為此承擔了或悲慘或淒苦的個人命運。

七十年代中期,為了照顧年邁的奶奶和母親,朱鐘英夫婦先後告別了保德縣,調到江蘇省連雲港市海州中學,從黃河岸邊來到黃海之濱,繼續從事他們的職業。八七年夏天,朱鐘英收到了上海市閘北區法院的一封判決書:一、撤銷〈58〉閘刑字第3017號判決;二、對朱德成不追究刑事責任。看著姍姍來遲的判決書,她思潮起伏,悲從中來。一場冤獄,全家蒙難。亡者已亡,傷者已傷,徒有一聲無奈的嘆息。八八年,空三十四師為茅尚賢恢復了黨籍,糾正了錯案。為此,他整整期待了二十八個年頭。在備受磨難,歷經了人間滄桑後,淡定了一切是是非非,過去的苦惱與憂傷已經隨風而去,讓他難以忘卻的是那永遠無法重來的似水流年。

人生如戲。無論扮演什麼角色,悲劇還是喜劇,總會有謝幕的一天。二00九年十一月二十二日,茅尚賢渡過了七十八個風雨春秋,與世長辭了。當年,他從一個小山村裡走出來,上天入地,悲歡離合,在滾滾紅塵裡,北西東南轉跶了一圈,又回來長眠在故鄉芳草萋萋的紅土地。他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一生沒有什麼驚天動地的奇蹟,只留下一個淒美的愛情故事。它告訴我們,你還有多少東西沒有獻給你最心愛的人,也提醒我們,你離堅貞的愛情還有多遠。

“梧桐半死清霜後,頭白鴛鴦失伴飛”。朱鐘英每日每時沉浸在無邊無際的回憶裡,她用這種方式延續著對茅尚賢無盡的思念。

■寒濤


熱門文章推薦

  •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 短信情緣
  • 一對男女最後的對白,看瞭就知道
  • 別錯過那個你要挽留的人
  • 此生你還欠我一個天荒地老
  • 沒有人比我更愛你
  • 背後一雙寬容的眼睛
  • 如是愛情
  • 似此星辰非昨夜,為誰寒露立中宵
  • 若人生隻如初相見
  •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