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淡若清水的愛

2018年05月16日 暖暖的愛 暫無評論

淡若清水的愛

在那個沒有課的上午,我終於接到門衛的電話,說我從網上郵購的書已經到了,我驚喜地歡呼起來,一路雀躍著奔向我的盼望。校園裡陽光淡淡,樹影婆娑,我忍不住再一次在心裡勾畫起那本曾在夢中也思唸過的《查令十字街84號》,真希望它會如一杯淡酒,可以帶給我微微的甜和醉。

封面果然是我想像中的樣子,雅緻、質感。在白色的背景色裡,兩幅咖啡色的老照片就如舊都市裡的老式建築一般溫情、婉約,一札用細麻線隨意捆紮的信件,一間倫敦街頭的古舊書店,寂寥而沉靜,似乎正散發出歲月的幽幽馨香,而樸素的書名之後,幾綹長長波紋一般的郵戳印痕,更顯獨特和意味深長。

未覺日影移動,我便一口氣讀完了這本薄薄的小書。說它小,是因為這本被譽為“愛書人聖經”的書信集,正文只96頁,收錄了作者海蓮女士和書商弗蘭克彼此間五六十封來往的信件,信多是便箋式的,長短不過一頁,話題多是書,購書,尋書,寄書,評書及因書而生的情意小故事。在這些簡短而趣味橫生的書信中,我讀到一個女子的古道熱腸,讀到一個女子對書真正的熱愛和痴迷,還讀到一位英國紳士的謙謙君子風度,讀到兩個相隔萬裡的陌生人之間淡若清水的愛。紐約女作家海蓮和倫敦那家舊書店之間跨越20年之久的書緣和情緣,深深打動了我。隨著那些俏皮率性或彬彬有禮的文字,我的思緒,深深地徜徉在海蓮和弗蘭克微妙而遙遠的牽掛和懷想裡。也許,正是因為每一個閱讀者這種相似的心動,“查令十字街84號”,這個原本極不起眼的地址或書名,才逐漸成了全球愛書人之間一個溫馨而美好的暗號。

合上書頁,我注視著窗外多情的陽光,忍不住從心底浮出一聲輕嘆:一切皆是緣,略帶著遺憾的緣。

像過於熱烈動人的愛情故事常會以不完美的結局收尾一樣,海蓮和弗蘭克及書店之間長達二十年的書緣和情緣,終是在遺憾中落下了帶點憂傷色的帷幕,就如扉頁中所說,“相隔萬里莫逆於心,卻20年間緣鏗一面”!因為這樣或那樣的原因,海蓮的倫敦之行總難以成行,而待到20年後終於有機會站在那個早在想像裡徘徊過無數次的街道和書屋時,卻物是人非,古舊的二手書店因為經營不善瀕臨倒閉,而曾為她全力尋找到無數好書的弗蘭克已因病去世。天人兩隔,是怎樣糾纏的心緒,才讓海蓮說出如此感傷悱惻的話語:“賣給我好書的那個好心人已在數月前去世了,但是書店還在那兒,你們若恰好路經查令十字街84號,代我獻上一吻,我虧欠它良多……”

這段看似平淡如水的人間傳奇,總讓人不自禁地揣測其中的情意成分,友情,抑或愛情?儘管什麼都沒有傾訴,但更多人相信,他和她,彼此間定有著某種微妙的愛情或愛戀。

所以,當它被拍成電影時,就有了這樣一個經典鏡頭:待到書店打烊的時候,書店裡再沒有別人,弗蘭克開始給海蓮回覆短信,動筆之前,他的眼睛總會盯住某處出神,最柔軟的情思在那一刻展開,也在那一刻凝聚。弗蘭剋死後,海蓮終於有機會來到查令十字街84號,這物是人非的夢想之地令她百感交集又悵然若失,那時那刻,她出神站立的地方,竟正是他當初深情凝視之所在。

未必就是愛情,但,也未必就不是愛情。一切情意,皆因書籍而起,它和世俗的煙火氣遙遙無關,也許,就只是夢境中的一點心靈契合吧。記得在書中,海蓮曾多次提到,她愛極了有批語有評點的二手書,因為她愛極了那種與心有靈犀的前人冥冥共讀,時而戚戚於胸時而被耳提面命的感覺。我深信,她與弗蘭克之間的相知相暖,屬於同類,她和他彼此欣賞,甚至牽掛,卻無慾無求,剩下的,唯有美好。這種情意,就好像此書每一頁上寥寥數語之後的大片空白,意蘊無以言說,卻一直延伸到無窮無盡。

突然就想起不久前遠方朋友發來的一條短信:這三月晴好的天氣,恰似我想念你時的微笑。真的,閱讀這本小書,帶給我的,遠不止是一個美好的上午。


熱門文章推薦

  • 你再捉一只蜻蜓給我好嗎
  • 紅酒中的愛情故事
  • 紅塵有愛暖人心
  • 雨天的愛戀
  • 癩蛤蟆和天鵝的愛情
  • 她拒絕瞭他100次,第101次,他拒絕瞭她
  • 感動與生氣
  • 似水流年的愛
  • 《DOVE,融化的巧克力》
  • 來生的約定
  •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