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柔情的夜

2018年04月26日 暖暖的愛 暫無評論

夜深了,海風輕撫著窗簾,月光篩下一地銀輝。牆上掛鐘指向零點,一如柔情的纖指。

海光所在的遠洋船路經湛江港裝貨,在碼頭停留兩天。船長准了一天假,讓他上岸與家人共享天倫之樂。

明天一大早,還得趕回船上遠渡重洋呢。

錨錨睜著亮晶晶的大眼,撲閃睫毛,在床上學船長掌舵般小手不停地擺動。妻子雪梅輕輕拍了一下錨錨的屁股蛋:乖乖,快睡覺,爸爸明早還要上船呢。

我不嘛,我和爸爸還未親個夠。三歲多的錨錨嗲聲嗲氣地說著,又撲進海光的懷裡。海光將滿腮鬍須的嘴巴貼在錨錨的臉上。錨錨被刷得皮兒癢癢,咯咯地笑個不停。

忽兒,錨錨掙脫父親的緊抱,轉溜著眸子一會看父親,一會看母親,說:爸爸,你還沒有親媽媽呢。

不許亂講,錨錨。雪梅嗔怪道。

就講,就講,爸爸想親媽咪,媽咪也想親爸爸。中秋節,媽咪還在掛曆上畫勾勾,晚上還拿出爸爸的相片看呢,說爸爸快回來了。

海光側看雪梅,她的眼眸正流淌著似水柔情。啊,兒子長大了。海光一陣激動,心如潮拍,雙手將錨錨和妻子摟抱在臂彎裡,讓天真的臉和羞澀的臉貼在他風浪摔打過的面頰上。

雪梅抱過錨錨,說:別鬧了,快上床睡覺。幼兒園阿姨不是說,好孩子,要聽話嗎。

雪梅抱著錨錨往靠牆邊的床裡放。錨錨馬上手腳亂蹬起來,嘟嚕著小嘴:不!我要睡中間,裡頭和爸爸親親,外頭和媽咪親親。

真拿錨錨沒法子,這孩子像他爸,性子犟。他爸對大海、對遠洋事業一往情深,在船上一幹就是十年,比他晚到的工友不少都調上岸了,可他依然如故,每次接到遠洋任務總是提前回船。雪梅這一想,心裡頭感到一陣酸楚,眼淚在眼眶裡打轉。

夜更深了,月亮西斜,屋裡鋪了一層清淡的光。海光和雪梅躺在床上,中間隔著錨錨。

錨錨終於睡著了。雪梅將錨錨放在床裡頭,爾後,將自己的身子往外靠,輕輕搖著丈夫的胳膊。海光忙了一整天,洗衣褥,換煤氣,還和錨錨逛了半天兒童公園,太累了,正酣然入夢,發出香甜的鼾聲,如一陣陣上漲的潮汐。

雪梅端詳著海光被海風燻黑的臉龐,不禁一陣憐愛湧上心頭。她側過臉,在他鬍子拉碴的唇上吻了吻,一滴熱淚落在他臉頰上,她用纖細的手指柔柔地拭去。

海光和雪梅的結合,是六年前的事,是一次海與岸的結緣。那年夏天,海光所在的遠洋船到湛江港卸貨,他負責向港口求援,當話務員的雪梅正在當班,她接到他的求援電話後,馬上通過她熱情的聲音將岸與船聯繫起來。港口很快派人將淡水及時送上遠洋船。

不久,海光和船長到話務台向她致謝。

後來,他們便鴻雁往來。

再後來,她那航標燈一樣的目光就一直照進他蔚藍的心海……

眼下,他睡得多香啊,也許他正在做一個比大海還大的夢呢?她有一年時間沒有與海光在一起了,寂寞的心多麼需要他強有力的臂膀的簇擁與愛撫,她微啟咀唇在他結實的肩上很得體地輕咬了一下。

海光猛地驚醒過來,翻身坐了起來,揉了揉眼睛喃喃地說:怎麼啦,船長,有事嗎?

雪梅伸出蓮藕般粉嫩的柔臂,勾住海光的脖子,深情地看著他……

這時,圓月爬到窗櫺上,給床上鍍上一層銀輝,房間灑進了溫馨的色彩……


熱門文章推薦

  • 藤野貞子
  • 那年的她
  • 秋水之戀
  • 紅燭淚
  • 你是我溫暖的手套
  • 其實愛不愛真的是沒那麼重要
  • 一條藏獒的愛情故事
  • 胡蘿卜與愛情
  • 第101次他卻拒絕瞭我
  • 踏實生活的幸福
  •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