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從來不會停止飛翔

蝴蝶從來不會停止飛翔
大二下學期的一天傍晚,她和一位同寢室的女友穿行學校前那條馬路時,被一輛違章行駛的汽車撞倒在地,肇事司機丟下流血不止的她逃竄而去,她的女友不知所措的哭叫著。這時,路過的他背起她就往附近的醫院跑。因為搶救及時,她安全脫險。很快,她從女友的口中瞭解到他和她們是同一所大學的校友,他的傢在太行山深處的一個小村,小村隻有10幾戶人傢,常年沒電,吃水要到5公裡外的山泉去擔,因為耕種太少,小...

用十年裡的十天想你

用十年裡的十天想你
“老公啊,我們什麼時候能結婚啊?”女人一臉好奇的問,從聲音分辨,她是很輕快的詢問!他們在一起時間不久,兩年而已,相處兩年的情侶到處都是,隨便就能抓出一大把,而現在的人,能有幾個在交往的時候考慮結婚的? “現在工作上也沒什麼突破,過兩年吧!”男人輕輕柔柔道! “哦!”沒有失落亦沒有興奮,似乎預料中! “老公啊,那假如有孩子瞭怎麼辦?” “你有瞭?”男人嚴肅的握住女人的手,眼神犀利的盯住她!...

《斷背山》:生命中不可承受的愛

《斷背山》:生命中不可承受的愛
愛一個人,愛到不知所措。等一個人,等到絕望。這就是我眼裡的JACK。 兩個19歲的孩子,在斷背山上度過那樣艱難的時光,ENNIS的愛內斂而沉默,JACK的愛熱情而主動,但是這一切終究敵不過命運的翻雲覆雨。 20年,苦苦的等待和掙紮,整整20年。20年裡,隻有屈指可數的幾次相聚,他們並不常常通音信。那時他們沒有網絡,他們甚至不打電話,唯一的聯系,就是那幾張話語簡單的明信片。如果不是死亡把JACK帶走,...

沙子的愛情故事

沙子的愛情故事
沙子滿嘴說出“阿彌陀佛”的時候並不代表他信佛。 沙子不信佛,也不信耶穌,他只信緣。這緣在沙子的眼裡並不會像其他人覺得的那樣高深,緣分這玩意不就跟中彩票一樣嗎?中了,別人拿不走。沒中,你拿不走。沙子這樣說的時候心裡稍稍地顫抖了一下,他自己也不知道這隨口說說的東西能給他帶來什麼。沙子只知道他並不會使地球改了方向轉,而他依舊一天天一夜夜沒日沒夜地長大。 沙子有了愛情,愛情的對象是眼睛...

手鏈裡的愛情故事

手鏈裡的愛情故事
他又來了,還是獨自一人坐在壽司吧的老位置上。從我來這個店開始,今天是我第三次見到他,前兩次他點的東西都一樣:一份生蚝,一份鮭魚壽司,一份鮪魚壽司,再有就是一份蒸魚肝。“今天還是吃原來的4樣嗎?”我問。 他手裡的菜單拿倒了,可他還是在認真地看著。他抬頭看了看我,說:“對。” 結賬的時候,他找服務生要了一個袋子,把生蚝的殼子裝起來。每次來這裡吃完飯的時候,他都會把生蚝的殼子帶走。我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