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雨天午後送人

下雨天午後送人
我常取笑她的慢性子。雖然不好化妝,然而她出門之前認真梳理頭髮的時間,足夠我看完一部電影。但這一個下午,情況似乎不那麼相同。不過在鏡子前淺淺打量了幾眼,用梳子輕劃了幾下頭髮,她便提起了包,手敲門提醒我可以出發了。我插好書籤出門時,她習慣性的問我是否帶了鑰匙。我的手搜摸衣兜,心裡還想著沒看完的場景。那個自命不凡的吹笛手究竟有沒有追上那個西班牙姑娘呢? 本來已經溫暖起來的天色在這...

香菇愛情

香菇愛情
男人和女人結婚的時候,家裏沒錢擺酒,於是跑到杭州去,告訴親朋好友鄉鄰們,他們旅行結婚了。 杭州的親戚管吃管住,熱情周到,男人和女人都沒覺得生分,可男人還是說,苦了你了。女人淡淡地笑,輕輕的搖頭,你腦子活,跟了你,不會吃苦的。 兩個人遊玩了5天,最後一天到虎跑。喝了用泉水沏的地道龍井茶,男人想,最後一天了,還剩些錢,讓女人吃點好的吧。 於是兩個人到附近的小飯館吃飯,點了三菜一湯。...

感動與生氣

感動與生氣
她認真地寫下他們的愛情故事:“最感動的一件事:我喝醉了,你晚上十點多趕到單位照顧我。最生氣的一件事:我喝醉了,你晚上十點多才來照顧我。最高興的一件事:我喝醉了,你照顧我到半夜自己才打車回家。最失望的一件事:你自己回家了,為什麼不帶著我?我問你的時候,你說我太沉了,你背不動。”

柔情的夜

柔情的夜
夜深了,海風輕撫著窗簾,月光篩下一地銀輝。牆上掛鐘指向零點,一如柔情的纖指。 海光所在的遠洋船路經湛江港裝貨,在碼頭停留兩天。船長准了一天假,讓他上岸與家人共享天倫之樂。 明天一大早,還得趕回船上遠渡重洋呢。 錨錨睜著亮晶晶的大眼,撲閃睫毛,在床上學船長掌舵般小手不停地擺動。妻子雪梅輕輕拍了一下錨錨的屁股蛋:乖乖,快睡覺,爸爸明早還要上船呢。 我不嘛,我和爸爸還未親個夠。三歲多...

耶誕節的愛情

耶誕節的愛情
  耶誕節的愛情   三十三歲那年耶誕節,她來找他,十九年了,終於有了回應,她已婚變,帶女兒回家1個多月找不到工作,想到他在教育圈有許多好朋友,他當然找她,她很快重拾教鞭,他追求她,用十四歲起就炙熱的單純愛情,她依然抗拒,她覺的自己不配,她不再是當年的才女,只是1個曾在婚姻中心碎的婦人。 他帶著兩大箱耶誕節禮物的信向她求婚,感謝她給他的1切,沒有她,他大概讀個高職就停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