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斷背山》:生命中不可承受的愛

2018年09月13日 暖暖的愛 暫無評論

《斷背山》:生命中不可承受的愛

愛一個人,愛到不知所措。等一個人,等到絕望。這就是我眼裡的JACK。

兩個19歲的孩子,在斷背山上度過那樣艱難的時光,ENNIS的愛內斂而沉默,JACK的愛熱情而主動,但是這一切終究敵不過命運的翻雲覆雨。

20年,苦苦的等待和掙紮,整整20年。20年裡,隻有屈指可數的幾次相聚,他們並不常常通音信。那時他們沒有網絡,他們甚至不打電話,唯一的聯系,就是那幾張話語簡單的明信片。如果不是死亡把JACK帶走,或許他們會堅持更長的時間。

“這事隻能發生一次。”

“這是我們自己的事,和別人無關。”

“我不是同性戀啊。”

“我也不是。”

在他們的心裡,有著多少難以言說的掙紮,對自己,對這份愛,有著多少排斥。

ENNIS一直行走在自己概念裡的正常與不正常的邊緣。內心裡他絕對不承認自己是個同性戀者。當他最後一次與JACK在湖邊爭執,他對JACK吼叫著說,“你去過墨西哥是嗎?我聽說過墨西哥有人專門為你這種人服務!你這種人。”哪種人?同性戀者。可他自己卻從不承認自己就是GAY的事實。

JACK萬箭穿心卻依然表情平靜。“是的,我去過,這有***什麼不妥嗎?”

ENNIS推搡著JACK,咬牙切齒壓低瞭嗓音卻是在怒吼,“如果真有這事,我會殺瞭你!”JACK終於爆發。有什麼理由可以使他不爆發嗎?他曾有過一些計劃,一個小小的農場就可以使他們象是生活在天堂。一些牛和羊,幾匹馬。簡單的生活,簡單的愛。沒有14小時滿表駕駛的距離。沒有任何阻撓。幸福在他眼裡的含義僅僅如此。但他卻足足想瞭20年到最後也沒能實現。而ENNIS顯然是走不出那一步的。他的借口往往是他照看的牲口,或者那個離瞭他就不行的小農場主。要不就是女兒要供養。

“20年來我們在一起才有多少天,再想想你把我拴得有多苦,最後擬在質問我墨西哥的事情,並且威脅要殺瞭我,就因為我想要一些我從未得到的東西。”

而JACK想要的是什麼?再簡單不過,他隻想要ENNIS的愛,ENNIS和他一起過著簡單的生活。

“你根本不知道這有多苦,我愛你愛到心痛,埃尼斯。如果我知道該如何舍棄你,那有多好……”我想我永遠不會忘記JACK此處的臺詞吧……這份愛,太深,太重,生命中已無法承受。

JACK的離世就被一張明信片輕易地承載,寄信人已故這樣的事實卻是凜冽地呈現在人的眼前,19歲愛情開始,掙紮瞭20年,最終卻是死亡的結局,他想把他的骨灰撒在斷背山上,那裡是他夢中的天堂。

“我知道你,你是JACK的朋友,你們一起釣魚或者打獵。我不大清楚斷背山在哪裡。但他說那是一個知更鳥歌唱,威士忌暢飲不絕的地方。”

“是的,有一個夏天我們在斷背山放過羊,那是63年的事。”

彈指間,二十年已逝,斯人已去。可是那份記憶,應屬永恒。

ENNIS來到JACK的房間,一切和年輕之時無任何變化,桌上的木馬在那裡寂寞的放著,還是牛仔的裝扮,時鐘指示著八點四十五分,那是他們在斷背山上最美好的早晨。然而帶著斑斑血跡的藏在角落裡的襯衫突然出現在眼前時,卻是深深的震撼,不曾想過襯衫會在這裡,承載著太多的愛。那一瞬間,我淚如雨下。

如果不能與你血肉相連,那麼讓我的襯衫擁抱著你的襯衫,就仿佛我擁抱著你。這一抱就是20年。ENNIS對此卻一無所知。他,該是怎樣的心情?


熱門文章推薦

  • 有沒有交通事故?
  • 寶貝,不哭
  • 幸福其實很簡單
  • 沙子的愛情故事
  • 愛情錯覺
  • 《DOVE,融化的巧克力》
  • 蝴蝶從來不會停止飛翔
  • 若人生隻如初相見
  • 一隻螞蟻的愛情故事
  • 有一種愛叫做放手
  •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