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似此星辰非昨夜,為誰寒露立中宵

2018年07月09日 暖暖的愛 暫無評論

似此星辰非昨夜,為誰寒露立中宵

似此星辰非昨夜,為誰寒露立中宵

暮光,沉寂在消逝的尾音,

雲潮翻滾,遮掩住陽光的溫度,

纏繞在手心,

身邊依然回蕩著舊時的笑語,

雨後的秋千承載著幼時的我們,少年的心,

依稀記得,你紛揚的長發,

散落在時光的湖裡。

那眉間的一蹙,

又是否成為他永遠的心痛。

---引。

這是一段安靜的過往,它將由時光來論述。

如果悲傷可以隱匿,那麼它便不再是悲傷。

【一、】

我的父親是當朝國師幕予,母親是皇帝嫡親的妹妹,姒漪公主,榮華註定伴隨著我的生命。當我出生的那一刻,幾乎全朝的大臣親王齊聚在幕府,是的,幕府而不是駙馬府,這個完全打破瞭倫常的府邸,是我的傢,或許並不算是傢,隻是一處安身的地方,這一切都無不代表瞭幕府在整個王朝的地位。

隻是母親是悲傷的,父親是悲傷的,我是悲傷的。

我是煙瑾,幕煙瑾,所有人都贊嘆著這個華麗而美好的名字,代表著馨如美玉,煙塵似錦的祝願,而隻有為我取下這個名字的男人知道,這不過是一個陰厲的詛咒,如煙火一般在最美好的時候破碎,一如瑾年,倉惶而亡。

每日每夜的伴隨著那兩個人的爭吵,我開始學會沉默,甚至有長長的三個月沒有走出過房間,每日的飯食都是由下人打點,我開始瘋狂的愛上音律,卻是猶愛那支碧玉般通透的笛,稍一吐息,便可以流露出渾厚的聲響,便如那無休止的悲傷。

得到它不過是因緣巧合,那時,便很孩子氣的喚它翎淵,就如它的色澤幽若深淵。或許並不隻是為瞭翎淵,那麼多年,腦海中一直隱隱約約浮現著那個男人的相貌,在陰雨連綿的長亭中,遺下翎淵的男人。

陡然發現,直到今天我都在戀戀不舍著那天的每一個細節,包括落魄的我,倉惶的我,哭泣的我。

我想,之所以再後來都一直沒有忘卻那天的原因,歸根究底也不過是因為這一天是我漫長的生命中從沒有的真實,那個男人也便是第一個願意為我彎腰的人,隻是為我,而不是幕煙瑾。可是當我迷迷糊糊的預見這一點的時候,一切都再難回頭瞭,我確實已經沒有勇氣再說不愛這類詞瞭。

【二、】

從我有記憶以來的第一次,母親走進瞭我的房間,執起那把在暗格裡埋葬瞭很久的斑駁著細細密密的痕跡的梳子,不由分說的為我綰起瞭閑置很久的青絲,我就佇立在哪裡任由母親生疏的手小心翼翼的劃過我的發,或許母親是愛我的,我隻是在心中輕輕的嘆息。

從泛黃的古鏡中依然可以看見母親風韻猶存的樣子,皇傢的公主,又何嘗不是如此悲哀,我嗤笑,陽光透過砂紙斜斜的照在我的臉上,恍惚間,鏡中的人影和自己逐漸重合,猛的吸瞭一口氣,應是幻覺吧。

“卿卿,為什麼不對娘親笑,為什麼不對娘親笑,卿卿,卿卿……”我茫然一頭霧水的抬頭,直直的盯著她。

“呵呵,不是,你們都在騙我!”那個女人突然歇斯底裡的吼叫,我亦不作聲,就看著她這樣離開,其實我一直不希望知道真相,如果一直被蒙蔽直到死亡又何嘗不是幸福,隻是很多時候,往往難以如願,越是逃避的,就越清晰,就像第二天早上……

府裡的下人慌張的沖進我的房裡,也著實嚇瞭我一跳,畢竟在這偌大的幕府還沒有誰如此走進過我的房間,這天的是就像一道驚雷,徹底打碎瞭我的世界,雖然孤寂卻安全的世界。


熱門文章推薦

  • 短信情緣
  • 愛情錯覺
  • 惆悵的愛情故事
  • 小說,無名二
  • 背後一雙寬容的眼睛
  • 幸福並不在遠方
  • 青春期特有遺忘
  • 一隻螞蟻的愛情故事
  • 來生的約定
  • 與房子無關的愛情故事
  •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