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愛在公元前

2018年09月27日 暖暖的愛 暫無評論

愛在公元前

凌晨一點,月色皎潔。

我手搖輪椅來至陽臺,遙望皎月,心境悲愴。一年瞭,不知道這一年大宇是否過得好?胃疾是否痊?是恨我還是想我?我點燃一支煙,已記不得何時起我學會瞭抽煙,心空的人都說抽的不是煙是寂寞,而我又何止寂寞這簡單幾字啊?

“紫若,我一定證明給爸爸看,你選擇我是對的!”

“你放心,哪怕你終身不能站起來,我照樣愛你如初!”

“紫若,你怎麼不接電話啊”

“紫若,你去哪裡瞭?”

“紫若,大宇翻瞭天的找你,你去哪裡瞭?”

“紫若,大宇快崩潰瞭……”

“紫若……”

我無法繼續回憶下去,丟瞭煙我喝起瞭酒,酒能暫時麻醉神經,讓失憶短路一下。沒有朋友和親人的生活,我天天醉如泥,沉入灰。摔掉酒杯,隻聽得樓下“嘭”一聲,杯兒碎瞭,碎的又何止是杯呢?難道不是我的心麼?回頭望著空蕩蕩的屋子,偌大的四房二廳,卻隻有我一人,我到底怎麼瞭,我要怎麼樣?

十年前,我和大宇大學畢業一起回到老傢湖南,大宇跟我父親提起瞭婚事,滿以為順利的戀情卻遭到瞭父親的嚴厲反對。父親並無正當的理由,隻是滿眼滄桑,滿口煙味的問我“小峰怎麼辦?”我怎麼也沒想到兒時的小小玩笑居然成瞭我婚事的絆腳石。“那隻是兒時的玩笑……”

“荒唐”一輩子都慈祥的父親,在我未說完第一句話就嚴厲的吼瞭出來。“那不是玩笑,那是承諾!那是對你幸福的保障!”

我嚇得惶恐不安。大宇也被振得大氣不敢出。

小峰是我父親與***媽在我們二歲時訂的娃娃親,初中在一個班裡讀書,之後各自上各自的學,沒有聯系。偶爾聽父親說小峰參軍去瞭,又說小峰年少氣旺,本來在部隊會有發展的,因為老是跟人打架,待瞭5年最終還是離開瞭,對於這麼一個人我確實沒有什麼感覺和評價。

為瞭給小峰公平,父親叫瞭小峰並當著我們三人的面說:“這樣吧,給你們5年時間,大宇和小峰一起競賽,誰超過瞭誰,我就把紫若嫁給誰。”父親的口氣沒有商量的餘地,本來好好一場戀愛卻被父親罩上瞭壓力。大宇和我都異常不開心,為瞭給父親一個交代和給我一個滿意的答復,在父親宣佈競賽後的次日,大宇說要去深圳闖闖,我為著實現自己的理想也為著與大宇保持近距離,千萬理由說服父親。

與大宇踏上瞭開往深圳的火車,就在火車開動的剎那,小峰追瞭上來對著徐徐開走的火車,大聲的喊道:“我們不是包辦婚姻,不是父母旨意!”我不知道小峰說此話的真實意思,說不出的酸味湧出瞭淚腺,我既然在大宇懷裡失聲的哭瞭起來……

五年時間眨眼就到瞭。大宇經過自己的努力在深圳擁有自己的公司,購置瞭房子;而父親則洋洋得意的從電話傳來小峰的喜訊,說小峰已經軍校畢業,在部隊當上瞭軍官。我以為父親會繼續強加幹涉我的婚姻,意外的是五年的時間父親已放手讓我自己選擇。其實父親也知道我的最終選擇,隻是父親長長的嘆息裡面多瞭一句“紫若啊,為父救不瞭你啊”。

在我們準備婚禮的前半個月,我意外出瞭車禍,被嚴重撞傷瞭脊椎落下半身不遂,靠輪椅度過。大宇為瞭送我去國外治療,拼命的賺錢,沒日沒夜,過度的勞累讓大宇患上瞭慢性胃炎,抵抗力也越來越差,我托同學買瞭很多螺旋藻和葛根提取物,希望能保護他的身體,我都這樣瞭,他不能再出任何差錯。可是我越關心他越拼命,超強的工作壓力和生活壓力,讓大宇夜夜失眠,放置在他床頭的靜心安神精油用不瞭10天就沒有瞭。真不敢想像沒有靜心安神精油,大宇一個月能睡幾小時?我知道大宇對我負有愛和責任,還有一份對我父親不肯定的伸冤,因此隱瞞實情,是我們保護親人最好的方式。


熱門文章推薦

  • 鑰匙
  • 杨焱钧:风从尘世来
  • 愛已欠費停機、寫給深深傷害過我的男生
  • 大樹和燕子
  • 沙子的愛情故事
  • 什麼是愛情.什麼是紅顏知己
  • 柔情的夜
  • 感動與生氣
  • 包子和麵條的愛情故事
  • 似此星辰非昨夜,為誰寒露立中宵
  •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