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你是我溫暖的手套

2018年06月19日 暖暖的愛 暫無評論

你是我溫暖的手套

十六歲的春日。班上開展了一次有趣的活動,為了讓全班男女同學能夠和睦相處,老師特設了下週一為女生節,要全班的男生為女生做一件好事,並且贈送一件有意義的小禮品。

我選了她,葉小花。一個在此時幾乎被全班男同學遺忘的農村女孩。靠窗的角落裡,她安靜地低著頭。當台上的我大聲叫出她名字的時候,她猛然嚇了一跳。全班男同學開始起鬨,大笑。

那樣的笑聲裡,我與她一同陷入了年少的尷尬。

我與她不同。我選擇她,完全是出於仁慈,甚至,是一種對弱者的可憐。雖然,我知道這個詞對於葉小花來說是那麼殘忍,可我想不出還有其他理由。她接受我,估計也是無可奈何的選擇,因為大家都知道,除了我之外,不會再有第二個男生選她。

每一堂課她都聽得非常認真,尤其是外語。而我,痛恨所有的科目,我和年級中甚至是全校不愛學習的壞學生都認識。我們一起通宵上網、抽菸;偶爾用拳頭對著別人的鼻子出氣;背書包去果園裡偷果子,大口大口地吃完果子,把剩下的殘碎放在上課起立時前排同學的板凳上……

幾乎所有的壞事我都做過。我討厭外語,以至每次考外語的時候,聽力題還沒有放,我已經把所有的選擇題做好,就等著交卷的時間到來。

班上有一個規矩,每次期中期末考試後都要進行一次排位大整理。全班同學走出教室,按照考試成績的先後一一入場,挑選自己想坐的位置。

我記得很清楚,那次葉小花的成績排名第一。她在所有驚羨的眼光中,緩慢地邁進了空蕩的教室,朝著那個靠窗暗黑的角落走去。

坐定的那一刻,我不知道怎的,感覺胸膛被什麼東西壓了一下,沉沉的。

她用略帶驚慌的回答制止了老師:我比其他同學都高,我坐後面也能看見,坐前面可能還擋到某些同學了。

十五歲的清晨,一個極端討厭外語的壞男孩,聞到了善良的味道。

我選了葉小花作為女生節對象的消息還是傳了出去,在整個學校的壞學生聯盟裡傳得沸沸揚揚。在廁所裡抽菸的時候,雷明和一群高我一年級的壞同學過來問我,是不是看上了葉小花。我說,你放屁。我就算看上一頭母豬也不會看上葉小花。

所有的人都知道我很少發火。一看我那樣子,都沒話說了。最後,雷明撂下一句話走了。他說,葉小花就是一村姑,以後是要回家去種田餵豬的。

我的心裡忽然有些難受。我知道,我和葉小花是沒有任何關係的,可我為什麼會難受呢?她回去就回去啊,種田也好,餵豬也好,我為什麼要難受呢?

清早,老師在上面講課,我歪斜著睡覺。睜開眼睛,正對著葉小花的位置。她緊捏著筆在“沙沙”地書寫著。我的心猛然地有些酸楚起來,因為這時我才看到,她瘦弱的手背上長了幾個大大的凍瘡,她時不時地用手搓搓它們。

路過雷明家的服裝店,我看到一雙粉紅色的,嵌有一朵小花的手套安靜地陳放在櫃檯裡。我硬是花9塊錢把這雙標價為32塊錢的手套拿走了。雷明在身後一個勁兒地罵我,說我那手套一定是送給村姑葉小花的。我還是沒回頭。但在騎上自行車的時候大聲說了一句,我就是送給那村姑的,這手套是買給她跟我一起種田用的。

雷明在後面沒聲了。我迎著急速的風,大聲地笑。

葉小花戴手套的時候不敢看我。因為只要她一戴上那手套,班裡最後一排的男同學就會大聲叫嚷。我懶得去管他們,我才沒時間理會這些凡夫俗子呢。況且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送了她那雙手套之後,她每次見我都要遠遠地躲起來。實在沒法躲了,就臉紅著急急跑開。

我開始以為是我太過敏感了,但時間一長,大家都習慣了。或許,是淡忘了這件事。

她從那時開始會主動給我送一些英語筆記,讓我好好看。我接著,可我從來不會去翻閱那些東西。天知道,我有多麼討厭英語。

高考終於結束了,多年的讀書生涯,包括那些我做壞孩子的經歷,終於可以告一段落了。

和一群朋友正准备大醉的时候,叶小花忽然出现在酒吧。褪去陈旧的布衣,一袭不同于往常的打扮使她看上去那么明艳动人。十七岁的年华,终是如一束阳光般穿透了我的瞳孔。

在场所有的人都保持着与我一样的惊讶,对于叶小花。

她对我说,谢谢你当初送我的手套,很暖和。我没说话,笑笑。

接着,她又调侃地问我,说实话,你知道手套的英文怎么写吗?

她明知道我讨厌英文,还故意问我这样的问题。我当时就回答她,所有的英文里面,我就知道写“ lve y”,因为追女孩子要用。其他的,我一概不知。

大抵,这就是我与叶小花的最后谈话了。

后来,我靠父母的关系进了一家电力公司做文秘。没几个月,实在适应不了居人身下的感觉,辞职和朋友合伙开了一家广告公司。

忙碌的社会生活中,我开始逐渐淡忘学生时代的一切,包括那一个村姑,叶小花。

有时候想想,真的可笑。当初还说别人村姑,以后注定了回家种田喂猪。现在人家身在名牌大学,前途一片光明,怎么可能回家呢?

记不清是几年以后,我接到了一个关于服装和手套的宣传策划。因为时代的问题,传媒这一块都必须接触到英语,所以我不得不打开电脑查询起服装和手套的英文拼写。

lve——手套。当这个简短的英文出现在电脑屏幕上时,我忽然懂了一些什么。那个不断将英语笔记借给我的女孩,那个遇见我就急急躲开的女孩,曾怀揣了怎样的一份热情,关于那双遥远的手套。当时,英文那么好的她一定知道,那手套的含义是什么。

ve lve,给爱。我一遍遍地用英文轻读着,忽然想起那个骑着自行车的午后,大声说着要用那手套和她一起种田;想起,那日在讲台上大声叫着她的名字;想起,那日,她在最后的时刻退去所有少女的矜持,问我手套的含义。凝思中,突然的领悟带着某种遗憾从脑海闪过,我是不是要弥补些什么?

我开始极力寻找叶小花的消息。终于,通过其他同学得知她已经结婚,我按照朋友给的地址找了过去。最后,在她家门前的一个餐馆见到了她。

她叫出了我的名字,我微笑着点点头,忽然无语。挽着身旁高大的男人,对于我的突然出现,她并没有半点儿的反常。

只是,她玩笑式地告诉我一句,一定要把英文学好哦。

回到家中,再看着那串被我反复抄过的英语单词,猛然地痛哭起来。那些难以言明的疼痛,连带着青春里的悔憾,一并沉重地流淌着。

连夜,我将手套广告的策划案交到了客户手里,客户代表一致通过。

天刚蒙蒙亮的春日里,整个城市的户外站牌,楼塔,都被一张同样的手套广告覆盖了。广告语是简单的一句话:手套——lve——ve lve——给你我的爱,温暖新时代。


熱門文章推薦

  • 踏實生活的幸福
  • 柔情的夜
  • 雨天的愛戀
  • 癩蛤蟆和天鵝的愛情
  • M 淺訴愛情歷程
  • 甜蜜傷口
  • 鑰匙
  • 蘇薇的另類愛情故事
  •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 親愛的,黃泉路上我陪你走
  •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