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23樓27歲女子的愛戀

2018年06月17日 暖暖的愛 暫無評論

23樓27歲女子的愛戀

在23樓的辦公室裡,我永遠都是個沉默的女子。我討厭別人嘰嘰喳喳地說話和肆無忌憚地大笑。我喜歡用MSN與世界各地的朋友聊天,但不屑與同事在辦公桌前聊上半分鐘。只因曾經的同事斷章取義向領導“告密”,讓我丟掉了上一份工作。

這個世界也許從來就沒有真正的友情,愛情亦是。曾經以為會天長地久的愛情終究敵不過去一張美國的通行證。林生就這樣與我最要好的朋友一起離開了我,他們甚至都沒有親口告訴我緣由。然而,與林生的這一場愛戀耗費了我所有的力氣,我已經不再年輕,27歲,早過了小女孩愛幻想的年紀。

媽媽每個週末逼我去相親,我厭惡至極,無聊的應酬過後是無盡的落寞。我知道自己是自作孽,不可活——我仍然迷戀林生,我悲哀地想也許這一輩子我再也不會愛上其他的男人了。 直到北浮出現。

那是一個天氣陰沉的下午,我坐在23樓的空調房裡,灰暗的天空讓十四點變成了十九點。毫不設防的時候,大樓裡突然黑成一片。我抱著材料在過道上彎腰惶恐地移步,下巴不小心撞在玻璃門的把手上。我嘆了一口氣,摸索著想打開門。可是由於手上拿著文件的緣故,這簡單的動作此刻變得異常吃力。這時,忽然從黑暗中伸出一隻手,替我打開了門,然後小心地牽著我往內走。

會是誰呢?我的心裡起了疑問。往常我疏於與同事打交道,玻璃牆裡的我,似乎也像個透明人一樣,早與世隔絕了。

燈光亮起的一瞬間,像是甦醒了一個世紀的春天突然來臨。我看到了一個高大挺拔的陌生背影。

謝謝。我在他背後輕聲說。

他轉過身來,這是一張輪廓分明的臉。留著幹淨的平頭,濃眉下是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高高的鼻樑上架著一副透明的無框眼鏡,薄薄的嘴唇緊抿著,旁邊浮現出一個若隱若現的酒窩。他朝我微微一笑,我叫北浮,坐在你辦公室的對面。

心裡的慌亂像是無從停止。時光似乎倒回了七年,我再次體會到初遇林生時心靈所受到的震撼。只是這一次,我學會了掩藏。

北浮果然是眾裡挑一的男子。我在餐廳裡聽見同事們議論,他不光長相俊美,而且出手闊綽。在這裡做廣告部經理,保底年薪數十萬。

我在這一刻才發覺了自己的卑微和寒酸。我這樣一個月薪不足二千的財務經理助理,和他之間隔著的,不僅僅是兩面似有似無的玻璃牆和一個窄窄的走廊。

廣告部辦公室一躍成為全公司人氣最旺的地方。公司裡成打的年輕單身女子總是想方設法和他接近。偶爾,我會透過玻璃牆偷偷地注視他。午後的太陽從對面大廈的牆面上反射到辦公室裡,我和他同時沐浴在陽光的柔和光暈裡。

一次在行政部辦公室裡取資料,無意中看到公司剛替他印好的名片,上面有他的MSN賬號。我默念了二遍居然就背了下來。

我在網上隱藏了自己的身份。我猜測,他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這個和他亂侃足球討論巴黎因木棉花起爭執的網友,就坐在他的對面。

聽他絮絮叨叨的講述,竟成了我工作中的唯一樂趣。不忙的時候,他常常和我在網上玩遊戲或各種測試。無論是西洋跳棋,還是掃雷,他從來都不是我的對手。

你是一個聰明的女生。而現在圍繞在我身邊的女子,大多是現實而愚鈍的。

我的心裡一動。

我在網易註冊了新郵箱,給他寫了一份簡短的電子郵件。

傻子也能看出那是一份表達好感和傾慕的郵件。我在末尾顫抖地敲上了自己的名字

我在焦急中等待他的回信。一小時,二小時,一天,兩天,三天。沒有任何回音。

自尊和驕 傲在度日如年的等待中消失殆盡。我真是自取其辱,他身邊有那麼多美麗年輕的女子,怎會注意到平凡至極的我?

而他,居然還能像什麼都不曾發生一樣,在與我偶遇時點頭微笑。看到他眼裡的笑意我會有剎那的恍惚,認為那水晶般的星眸是為我而亮。但我一想起那封石沉大海的郵件,我就心如寒冰。

我不再上MSN,也不再打開那個令自己難堪的郵箱。週末在媽媽的安排下繼續相親,挑了個看得順眼的男子不冷不熱地交往,並且開始談婚論嫁。額頭邊逐漸長出的小細紋也讓我明白,不復年輕的我應該趁早將自己嫁掉。

下巴上碰撞的傷口已經痊癒,只是留下了一道淺淺的疤痕。就像曾經經歷過的無疾而終的戀情,讓我在心酸的傷痛回憶中仍“健康”地成長。

我終於要嫁作他人婦了。

婚禮的前夕,北浮升任公司副總經理。在辦公室搬遷的時候,有許多女同事自告奮勇地替他幫忙。我站在辦公桌前,靜靜地望著他,模糊的輪廓,仍然牽動著我的心。可是這一切,已經結束了。

他清理好物品後,徑直地走向我的辦公室。

謝謝你。他握住我的手。

我從座位上站起來,正準備張口說話,燈光突然全部熄滅。我的心跳驟然快得讓自己無所適從。

謝謝你陪我玩遊戲。並且每次勝我,讓我的水平大有提升。他在黑暗中低低地說。

原來他早就知道!他什麼都瞭解!我只覺得我的血液都在往頭頂上衝。

雪白的燈光猝不及防地照亮了整間辦公室,甚至整個樓層。

財務部的經理在外面衝他招手。他迅速走出去。我癱坐在辦公椅上,委屈地想哭。他這是做什麼?來揭開我所有的羞恥面紗嗎?

我沒有去參加北浮舉辦的Party,那麼多精緻鮮嫩的面孔,缺了我並無任何不同。我辭職後回到家全心全意地準備婚禮。

林生居然打來了電話。我不知道他從何處知曉了我的婚訊。

奇怪的是,我的心竟然不那麼痛了。或許是北浮的出現,讓我淡忘了林生。

我親自做了一張精美的電子賀卡,發給你吧。如果不再記恨我,請接受我誠摯的祝福。林生在電話裡懇切地說。

我沒有理由拒絕。

鬧哄哄的婚禮舉辦完畢,林生的電話也到了。他催促我欣賞電子賀卡。我和新郎坐在書桌前,打開了那個網易郵箱。林生的賀卡製作得十分精美,還貼上了我的照片。我在關上郵箱的時候,倏地發現了另一封未讀郵件。

那是一份來自系統的退信。

兩個月前寫給北浮的郵件完整地躺在我的信箱中,因為系統發生故障,它在發出一週後被系統退回。

我努力地朝新郎笑了笑,選中郵件後緩緩點擊了“徹底刪除”。


熱門文章推薦

  • 藤野貞子
  • 打車“千里送圓筒”
  • 一條短信引發的淒美愛情故事
  • 沒有故事的愛情
  • 來世、、我們再在一起
  • 沙子的愛情故事
  • 《DOVE,融化的巧克力》
  • 沒有人比我更愛你
  • 你再捉一只蜻蜓給我好嗎
  • 一把刀
  •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