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惆悵的愛情故事

2018年06月06日 暖暖的愛 暫無評論

惆悵的愛情故事

原本平常的日子,因為一個人、一個約定,變得不再平常。而原本不平常的日子,因為沒了那個人,那個約定,變得漸漸平常了。唉,也許人生就是在若干個平常和不平常中度過的。

她是這一批新人中最聰明的,所有事情交代一遍,就能心領神會。但她也是最有個性的,別人都恭敬地叫我師傅或主管,只有她時不時地叫我“帥哥”。

今年“情人節”後10天——2月24日,我和她正式交往,儘管她沒有完全承認我是她的男朋友。此後每個月的24日,都是我心中不平常的日子,直到最終的煙消雲散。

去年認識她時,她大三實習,跟著一個同學,一頭“扎進”我們公司設在人才市場的招聘攤位前。或許是她燦爛笑容和伶牙俐齒,我們幾個都一致看好她。

果然,沒多久,她就一蹦一跳地來公司上班了,恰好分在我們銷售部。我是這個部門的主管,也是老師。所有的新人來了,不僅需要我去管,更需要我去帶。

她是這一批新人中最聰明的,所有事情交代一遍,就能心領神會。但她也是最有個性的,別人都恭敬地叫我師傅或主管,只有她時不時地叫我“帥哥”。剛開始我還不太適應,還想批評幾句,可一看到她一本正經的表情,什麼話都沒了。

去年年終,公司派我去外地一座城市開拓新市場,並同意可以帶一些助手過去。我指定了幾位骨幹後,又不由自主地報了她的名字。她晃晃悠悠起身,脆生生地說了聲:“謝謝帥哥。”身後是一片妒忌的目光。

面對人生地不熟的異地市場,開拓起來很不容易。包括她在內,大家每天都忙得不亦樂乎。到了辦公室,每個人都怨聲載道的,除了她快快樂樂招呼大家倒茶喝水。

總算熬過最困難的一段日子,新市場有了起色。我們一道返回揚州,她回學校參加期末考試。接著就忙著迎接新年,也到了她回家鄉的時候。當把一路嘮叨個不停的她送上長途汽車,看著車窗後她可愛的鬼臉,我的心裡一下子變得很失落。

車水馬龍的上海大都市,一個轉身突然看到她那張牽掛於心的熟悉面孔,滿心都是柔軟的溫馨。

我一直不太喜歡QQ聊天。可是那天晚上,我忙完所有的事情,就把閒置的QQ號找出來,一直開著,因為上面有她。

果然,她到家後,就忙不迭地上了網。當然,未必是為了我,隔著網絡,我的膽子變得大起來。我斟酌再三給她發了一條訊息:“今天你走了,我心裡空落落的,很難過,不知道為什麼……”

她並沒有正面回應我,但沒表示反感之意。我暗自竊喜,這也許就是緣分的開始。之前,我聽說她有過一個男朋友,不知什麼原因分手了。那都是過去的事,我願意慢慢地感化她。

這是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除夕夜。晚上10點,我拿起了電話,給遠方的她送去新年的祝福。誰知這一“送”,竟是五六個鐘頭。不知道怎麼有那麼多說不完的話。新年就快到了,有一個與自己心靈相契的人,我很幸福,也能感覺到她那一刻的開心。

2月24日,她返校時,我們正式交往了,儘管我向她表白時,她說自己還有壓力,要慢慢地接受我成為她的男朋友。可能是她飄忽不定的態度,讓我時刻有一種危機感。

一個月後的3月24日,她人在上海親戚家。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日子,這一天,我似乎才有理由淋漓盡致地表達自己的感情。我提前一天趕到上海。車水馬龍的上海大都市,一個轉身突然看到她那張牽掛於心的熟悉面孔,滿心都是柔軟的溫馨。

她應該也很開心。我整整呆了一天一夜。我記得很清楚,她突然問我一句:“你覺得我們倆有沒夫妻相?”我笑言:“像你當然好,你可長著幸福的臉蛋哦!”

“不要這麼在乎我,留點機會給身邊的人好嗎?”她突然冒出的一長串話,深深地傷到了我。

第一個月的24日臨近了,我很是期待。18日,揚州城最美麗的日子,她返回學校做畢業答辯。收到她的信息,我放下手中所有的事,直奔她的學校。

在她美麗的校園,我們一邊走一邊說話。我說:“你總是跑來跑去,什麼時候我去你家,把事定了吧!”她一聽急忙擺手說:“不行,不行,我父母肯定反對的。”

我自認是一個聰明精幹的小夥子,長得也帥氣。他們沒有理由不喜歡我呀。我說:“他們沒見過我,怎麼就會反對呢?”“我知道的,不行就不行啦!”她有些不高興。

儘管她的話語像一盆涼水由頭頂澆至腳後跟,第二天我還是買了一堆零食去學校找她。這是我第一次刻意地給她買東西,我知道她吃飯不正常,應付答辯更會如此。

誰知,她看到那堆東西的反應會如此強烈。“我們認識這麼久了,你應知道我不喜歡花別人的錢的!”“可是,我們……”看到她一臉冷淡,我滿腹的話再也說不下去了。

後面的幾天,我們一直都處在疏離狀態。準確地說,是她在逃避我。24日,我給她打電話。一直都沒人接。好不容易接了,她說自己頭疼。

“你忘了嗎?今天是特別的日子,你出來一會兒好嗎?”她終於勉強答應。在熱鬧的街頭,我們相立竟無言。

好久,我問她是不是有心事,她不願講,就準備轉身離開。我說:“送送你吧!”她說:“不用。”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她隨手招了一輛面的,徑直上車走了。

我愣住了,好半天才回過神,忍不住還是撥通她的手機。她接了,我卻不知道再說些什麼。“不要這麼在乎我,留點機會給身邊的人好嗎?”她突然冒出的一長串話,深深地傷到了我。

又一個“24日”過去了,我們不再見面。所有的一切都將過去,只是我心裡還很痛很痛。

她又回家了。這回,她告訴我,她家是開店的,平時事情很多。可我不想就這麼放棄。依然每天給她打電話,發短信。她說:“不要那麼晚給我打電話,我的爸爸媽媽會發現的。”我說:“好,你說什麼時間?”“隔一兩天吧!”

感情這個東西,是需要兩顆心同時顫動才會熱乎下去。一旦其中有顆不願顫動,或者為對方而動,那剩下的只有冰冷的回憶了。5月18日,我再給她打電話。她接了,言語中透出的卻是更加地冷淡。她說:“我們還有愛情嗎?”我想說,我有,可是半天卻張不了口。

“我有”有什麼用呢?又一個“24日”過去了,我們不再見面。所有的一切都將過去,只是我心裡還很痛很痛。以後,所有的“24日”都將湮沒於漫漫平常的日子,成為一個淺淺的印記。


熱門文章推薦

  • 幸福其實很簡單
  • 杨焱钧:风从尘世来
  • 愛情微小說:消失的他
  • 柔情的夜
  • 多1℃的愛
  • 聽話的小蘿蔔
  • 偷佛珠的蘿蔔精
  • 惆悵的愛情故事
  • 我的女友有点黑
  • 金庸筆下的愛情故事
  •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