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金婚老人的愛情故事

2018年06月03日 暖暖的愛 暫無評論

自動草稿

他們沒有轟轟烈烈的愛情故事,也沒有花前月下的山盟海誓,而是50、60多年的風雨同舟、相濡以沫。儘管年華已經老去,過去的青春也已不再,他們之間的情感卻像一壺醇香的茶,歷經了五十餘年的歲月風雨之後,依然保持著最質樸、最純真的那份情感。或許他們早已經不像年輕時那樣花前月下,可是彼此對對方的那份關心、那份呵護,卻會久存心間,無法退卻亦無法消解。

採訪李忠智老人是在一個午後,輕輕按響了門鈴,李老便笑容可掬的開門歡迎我們。如果不是在金婚慶典的當天與李老相見,記者還真的是不敢相信眼前這位鶴髮童顏的老人今年已經79歲高齡了。李老原來是濟寧市教育學院的黨委書記,為工作、為教育事業奉獻了一輩子心血,1994年離休以後,李老在家裡仍然是看書、寫文章、鍛鍊身體一樣不落,這種熱愛生活的勁頭真是不能不讓我們這些小字輩們感嘆不已。“我和你苗阿姨是1955年結的婚,或者更準確的是在1955年1月21日,因為那天是大年三十,所以我記得特別清楚”,談及金婚慶典,李老忍不住笑著說,“我是1931年生人,因此我結婚的時候都已經24歲了,按照我們當年18至20歲結婚的風俗,我都已經是晚婚的了。當年我們結婚也不像現在這樣,只要兩廂情願就可以。我們那會還得要組織審查。從向組織提出申請到審查完畢,需要十幾天的過程”。

李老那個年代的確是艱苦了些,據李忠智老人回憶說,當年他和苗阿姨結婚的時候連個真真正正的家都沒有,只是一間單位分的不足十平米的小宿舍。而宿舍裡除了公家配置的一張桌子、一把椅子和一張床意外,剩餘的全部家當就是一個陪伴了自己多年的柳條箱。按照李老的回憶,當年他們結婚的時候一切儀式都非常簡單,參加婚禮的人員也不過40人左右,大家買了點水果、買了點糖塊就舉辦了結婚典禮。“當年結婚的時候,我連件像樣的衣服都沒有,就是穿著平時的舊衣服參加的婚禮。不過這還算好的,因為我結婚的那天恰巧也有一對新人結婚,他們兩人一個是保姆、一個是勤雜員,生活得比我們還艱苦,連個像樣的結婚地點都沒有,還是借我們的場地結的婚”,談及往事,李忠智老人感慨萬千。

不過,令人欣慰的是,雖然當年的婚禮從物質上講簡單了一些,但是從氛圍上說還是十分熱鬧的。“大家在一起聊天、講笑話,還要我們講戀愛經過,而且更有調皮的同事用線吊著一個蘋果讓我們吃蘋果,可是每次我們快咬到蘋果的時候,他們就猛的把中間的線一提,我們就吃了個空……. ”,說到這裡,李老哈哈大笑起來。

採訪的過程中,李老還給我們展示了好多自己的老照片,這裡面既有李老夫婦年輕時的合影,又有子女的照片,但最引人注意的還是金婚慶典時照的兩幅巨幅婚紗照。李老告訴我們,他們夫婦二人育有四個子女,孩子們都很出息,也很孝順。尤其是自己的小兒子,目前擔任中央電視台的副總編輯,組織策劃了諸如98抗洪、港澳回歸、建國五十週年等重大新聞事件的報導,可以說是自己最大的驕傲。“現在孩子們工作都比較忙,不能天天陪在自己身邊,我和你阿姨也不閒著。你阿姨每天出去鍛鍊身體,我呢就喜歡在家看書、寫文章,我寫的《關於酒的話題》還獲得了中國當代散文獎。

當然了,除了常規的身體鍛鍊,我還很喜歡記憶鍛鍊——每天都堅持背詩詞、背電話號碼、背人名,別看我現在快八十歲了,我能準確地說出四十多個電話號碼,孩子們翻手機查找都沒我快!”,面對這樣一位健康而又心態平和的老人,我們由衷的對李老產生深深的敬意。 採訪的最後,我們讓李老用一段簡短的話概括這麼多年來他與苗阿姨之間的感情,而李老也是直接引用了魯迅先生寫給許廣平女士的情詩來表達自己內心的感受——並頭曾憶睡香波,老去同心住翠窠。甘苦個中儂自解,西湖風月味還多。 我們衷心讚美李老夫婦甘苦個中儂自解的心境,我們更衷心祝願李老夫婦可以盡享西湖風月味還多幸福生活…… 戰友替我去相親劉傳梅徐婉結婚紀念照出場夫妻:劉傳梅83歲徐婉81歲夫妻感言: 我們是一根藤上結出的兩個苦瓜,苦瓜慢慢變成了甜瓜一走進劉傳梅老人的家,記者就開始驚嘆“紅色收藏家劉傳梅”的稱號果真是名不虛傳。牆上掛的、櫥子裡擺的、書桌上放的,全部都是關於毛主席還有梅花的收藏品。尤其是客廳裡那個足 四五米長的大壁櫥裡所陳列著的寶貝,在劉傳梅老人拉開紗簾的那一剎那把我們給震得目瞪口呆!那裡面收藏的毛主席像章、印有毛主席頭像的各種紀念品真是數不勝數。

劉傳梅生於1927年,今年83歲高齡了。夫人徐婉女士比他小2歲,今年也已81歲高齡。據徐婉介紹,她在七八歲的時候便跟隨自己的家人來到了南京。但萬萬沒想到的是,沒過多久就遭遇了慘絕人寰的南京大屠殺,並且在那次大屠殺中失去了自己的親人。後來,他輾轉來到了重慶並且在當地的一家助產學校開始學習。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有位叫陸家良的同志說要給她介紹對象,徐婉也正想著找個家是山東的軍人,而陸家良準備介紹給她的就是濟寧的劉傳梅。劉傳梅當時正在洛陽市第八步兵學校學習,於是二人在互換了照片之後就開始通信聯繫。“說實話,當年和你徐阿姨談戀愛的時候我還耍了個小花招。因為我們兩個人雖然在書信中談的一直很開心,但是畢竟沒真正見過面,所以心裡一直還有點犯嘀咕。後來,到了1956年,也就是我們書信都聯繫了兩年之久了,才有機會真正見第一面。當時見面的時候我本人並沒有去,而是委託了一位戰友冒充我去的。當時我就告訴他,你先替我相看相看,要是感覺姑娘還好,我就繼續談;要是感覺不好,那乾脆就算了。後來還算比較幸運,因為那位小戰士回來就告訴我一句話——感覺很好!”說到這裡,劉老禁不住哈哈大笑起來。常言道 “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談到劉老和徐阿姨的相識、相知,那真的是一種莫大的緣分。劉老自幼便是個窮孩子,徐阿姨也是個窮孩子;劉老是位孤兒,而徐阿姨很小的時候也失去了雙親;劉老在部隊生活過很多年,而徐阿姨也長期在部隊學習。所以,用劉傳梅老人的一句話就是:“一根藤上結出的兩個苦瓜”。或許也正是這樣相似的生活經歷,才使得兩位老人在生活上一直是互敬互愛,相敬如賓。幾十年的風雨攜手中一直是相濡以沫,為年輕的一代做出了極好的榜樣。

劉傳梅老人說:“我出生在一個窮苦家庭,是毛主席解放了我,後來參加革命、接受了黨的教育,我更懂得了'沒有毛主席就沒有新中國,沒有毛主席就沒有中國革命的勝利'的道理。所以,我的一生對毛主席充滿了敬仰之情。特別是後來,1959年5月1日,我赴北京參加觀禮,並且在中南海受到了毛主席的親切接見,這就更讓我對毛主席的情感開始深化和昇華。也正因此,我在文革後開始有意識的收集一切關於毛主席的東西,比如像章、塑像等等。後來,我知道毛主席特別喜歡梅花,而我本人又叫梅,也喜歡梅。所以又開始收藏有關梅花的東西。現在我收集的毛主席像章已經有2000多枚了,僅帶梅花的就有300多枚。當然,之所以能夠取得那麼大的成就,與你徐阿姨的幫助十分不開的。她知道我平時喜歡收藏,所以日常生活中遇見了相關的物件都會替我留 。而且更讓我感激她的是,由於我活動不是很方便,所以藏品的日常清潔和整理也是一點不能離開她!”

或許,我們每個人到老了的時候都應保持這份活力與熱情,並且也正如劉傳梅老人自己說的那樣——不知已至夕陽時,敬梅愛梅五十春。得益梅花品高尚,領袖《詠梅》教誨深。誓言獻身偉業勝,飛雪不更當年志。


熱門文章推薦

  • 一隻螞蟻的愛情故事
  • 好的愛情故事
  • 一個男孩五年對一個女孩的愛隻有增沒減
  • 苦菊
  • 對不起 我臟瞭
  • 23樓27歲女子的愛戀
  • 親愛的,黃泉路上我陪你走
  • 老婆與老公《看完不許哭》
  • 一對貓頭鷹的愛情故事
  • 小說,無名三
  •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