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杨焱钧:风从尘世来

2018年05月24日 暖暖的愛 暫無評論

杨焱钧:风从尘世来

你是我红尘浮世中永恒的恋人,像月亮里桂花仙逸的清香温柔的弹拨化蝶的琴弦。

你是我空山柴门里最寂寞的古筝,像清溪里流浪的鱼化石悄悄点燃相思的渔火。

你总在飘渺如绒的月华里等我,与你相距千里的路途闪烁着一千只风铃,还有杜鹃啼鸣里飞扬的千纸鹤。

你是那首歌里辣妹子的化身吗?老家的山坡上,你辣香的气息浓艳的开放。你的思念像融化的钢水,还未走进你,便醉倒在你扑面涌来的火辣辣滚烫的吻里。你是我安怡的一片天,清傲冷丽的容颜守护我漂泊的灵魂,不让远处贪婪的臭蚊和毒蛇侵犯。我虔诚的跪地膜拜,祈祷你的爱情暴风雨一般冲刷我身体里的红锈斑斑。

我的恋人啊,你在泥土里羽化成天使的迷人丽质,灿然如玉的肌肤时刻沸腾我的胸膛。我多想多想轻轻的抚摩你,然后在一缕清风里或者乘一只兰舟,驶向星空下月光做成的眠床。

啊!老家的野葱,我痴恋的爱人,对你的思念我穷经皓首亦无言。

大地上,我受伤的流浪,我睁大布满血丝的双眼如你气息的衣衫一样张扬。曾经的日子里,我游离家园,青春的行囊空空如也,只有你优雅的佩在我豪情万丈的血液之剑。喝一口浓烈的烧酒,就一口滚辣的你。黄天厚土下,我如磐石屹立亦如昆龙出世。胡笳声声,奏响我壮美的人生乐章,我知道,你就是那乐章里最经典的音符。

月亮啊,你就做祖母去世前给我烙的那张热饼吧,裹一棵老家里最辣最辣的野葱,让我含着泪水一口一口的咽下。

黄昏,是夏日里故乡最让人迷恋的时光。

舍不得回家的太阳,为了讨好人间,性情不再那么暴烈,而有了些许的温柔。她迈着娴淑的脚步,缓缓地、缓缓地向西天移动。当她慢慢坠入远处的云层,就用尽全力抛出绚烂的霞光,晃亮人们的眼睛:真美啊,天上飘着那朵朵晚霞,像盛开的杜鹃花。

在满天霞光里,刚刚放学的我们,也舍不得回家,我们相约在野外游戏。

常玩儿的游戏有两种。第一种是“捉小偷”:

首先需准备一把白色的卡片(也可用白纸替代),上面分别写好:“小偷”、“警察”、“班长”“大官”“监督”“执行”的字样;接着所有人围着站好,组织者手拿卡片奋力向空中一抛,大家不等它落地,就一忽啦上去抢,当然每人只许拿一张;大家急忙看自己抢到的角色,抢到“小偷”的就快跑,抢到“警察”的就快追,抢到“班长”的就喊口号,从1数到20,如果“小偷”被抓住,“大官”就下达处罚的命令,“监督”就衡量公平不公平,一旦定下,“执行”就实施,如果“小偷”没被捉住,“大官”就下达处罚“警察”的命令,谁受处罚了,谁也就享受下一次往空中扔卡片的优惠,如此轮回;

我们都胆战心惊地怕扮演“小偷”,所以,都很想第一个抢卡片在手,以便不幸时,好早早逃走,当然也有窍门,如果我抓到了“小偷”就先不跑,先缓步走走,看谁是“警察”,(往往拿到“警察”的人,都会四处乱看,等着“小偷”逃跑),待离“警察”有一定距离后,我再撒腿逃,“警察”醒悟时,我已跑完那20步了;

当然,谁都难免被罚,所以“大官”的角色相当重要,它可以发挥我们丰富的想象力,多么稀奇古怪的处罚都有,比如,“大官”看到了远处的一只野鸡在觅食,就会说让受罚的人去拔根野鸡毛儿回来,受罚的人就得历尽千辛万苦,追得那野鸡到处逃窜,让我们嘻嘻哈哈笑做了一团,等那人一旦当了“大官”,就会加倍报复,于是又显出了“监督”的重要来,它让人有权否定“大官”们做出的诸如爬梯子上天的荒唐决定……

第二种是“跳踢蹬”,地点要选在斜坡上:先用棍棒、粉笔、甚至铁锨之类,在斜坡上划出大约长6米、宽3米的长方形,再在里面划上三横一竖,要求痕迹鲜明、平整;接着,我们拿出一个准备好的玻璃球。在乡间,那可是孩子们的挚爱:男孩子们常用它玩儿弹球,高尔夫很优雅吧?球竿用力一挥,球儿就飞过草地和河流,向远处的球洞飘落,弹球的男孩子们则蹲在地上,用拇指和中指夹住小球,用眼睛瞄了又瞄后,双指用力掷出,它比高尔夫球难度大,它需要用力震开别人拦在路上的障碍球,以便让自己的小球顺利入洞。偶尔冰天雪地无聊时,很多女孩子也玩过呢,滋味么?冷呵呵的,然而有雪地,又会有无数浪漫和乐趣;女孩子常用它玩踢蹬,因为球儿只需要一个,所以它往往很精致,可小可大,小得可类似图钉,大得可与乒乓球相比,再加上她们往往偏爱鲜艳亮丽的颜色,每个女孩的珍藏都色彩斑斓啊;

再下来,我们分成两拨儿,一般是自由结合,游戏就正式开始。把球儿放在最下面的方格里,单脚起跳,让球儿随着脚的跳动而向最上面的方格跃动,到顶格后,再从另一面由上而下返回,如果没有上去,或上去了没能踩住球儿,或双脚都落了地,都算失败,难度极高啊。但我们一个个身手矫捷,那小球儿就仿佛着魔般,粘在了我们脚底,指东到东,指西向西,上下自如,随心所欲……

随着我们游戏的难度越来越大,级别越来越高,霞光也一点点逝去,而村内家家户户飘然而起的薄薄的炊烟,也带着乡野的情调,向天边悠悠升腾,像一条长长的拉链,拉开了夜的帷幕。于是,我们的游戏不得不在高潮处戛然而止。最后,我们在暮色中,边辩论着游戏的成败,边快速赶路回家。我们得赶快吃晚饭,因为,随着夜幕的降临,纳凉、说书的演出,又要在村中大街上粉墨登场了……

我以为,小村野外的“捉小偷”和“跳踢蹬”,是最让我回味无穷的融智力和体力为一体的游戏,它最安全、最环保、最锻炼、最节俭,它让夏日的黄昏,奏出动人的旋律,也让我的童年流淌着多彩和甜蜜

我總是沉湎於水中不能自拔,我總是幻想愛情在水中漂流的樣子,一定是古典的風、古典的舟在山水之間蕩漾的溫馨。一陣蕭聲如杏花春雨,一片明月如古道長亭,紅袂飄逸的女子依水而立。還有一葉扁舟,凝固了一生的相思。

現代的男女似乎不需要這些道具,他們把愛掛在嘴上。然後,用肢體語言撕破愛情的朦朧。就這樣,愛情體無完膚地去漂泊,最後的結局淒迷而滄桑。但是,這樣的愛情也沒有離開水的烙印,因為他們的心靈已經如死水,長滿了腐朽的疲憊。

愛情離不開水,我想,這與人類的生存、繁衍是息息相關的。我們和我們的先祖在混沌中認識自然,漸漸渴望心靈的依靠,於是愛情姍姍而來,為了愛情的美好存在,就開始了創造與改良人生,於是一次次的遷徙,一次次的流離。愛情在遙遠的距離裡生發無盡的思念,在相互依偎的聚合裡愛情長成繁茂的大樹。於是他們在水邊居住,在女人的洗衣聲中和男人勞動的號子裡,愛情和水撫摩著、融合著、昇華著愛情的深度與高度。於是就有了扁舟依依,就有了山歌、就有了水亮亮的世界,就有了抽刀斷水水還流的痴情。

愛情一路走來,在水邊洗滌風塵。水或者脈脈東流或者奔騰,流不盡愛情的傳說。幾千年來,愛情和水就這樣一脈承載著輪迴的故事,在黎明或者黃昏,在大地或者山巒,演繹著梨花飄香的風情。

珍惜你的愛情,珍惜流水裡浪花滾滾的思念,牽著手,沐浴著風雨。就這樣,一生該有多少纏綿的往事。也許沒有人知道你們的恩愛,但是流水會在生命的長河裡,傳遞一個季節又一個季節。

愛情是美麗的帆,流水是美麗的心結,而生活,就是美麗的蘭舟。在甜蜜的行程裡,你的人生必然是: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雲帆濟滄海.

“家鄉的棗,紅了,我的眼圈兒,紅了。

家鄉的棗,落了,我的眼淚,落了……”

我家植有四株一尺粗細的大棗樹,前院有三棵,後院有一棵。這在村裡是絕無僅有的。每當五月初,深褐色的枝杈上,就會長出針芥般的嫩芽,淡黃中透綠,極不起眼兒,但細心的農人,還是說:棗樹發芽了,該種棉花了。

五月的風,暖暖吹拂著,棗樹芽兒,也逐漸長大。不經意間,就見滿樹都覆蓋了青青的圓圓的棗葉兒!它們黃綠綠的,在日光裡閃著亮潤的光澤,嗅一嗅,竟是甜甜的呢。

不斷地日曬風吹後,棗葉的綠越發濃重了,到了六月中旬,濃密的綠葉裡,盛開出黃黃的細密的小棗花。它們層層疊疊的,在四株樹上綻開著笑臉。滿院的香氣,引得大批的蜜蜂光顧。我圍著四株樹打轉,看那些小東西採蜜。見它們把嘴探入花心裡吸吮,也用小爪兒掃刮,肥肥的屁股笨拙地蠕動著,從一朵花飛到另一朵花,從一枝杈飛到另一枝杈,從一棵樹飛到另一棵樹,還開心地唱著“嗡嗡嗡”的小曲兒。啊,那竟是世界上最能感動我的天籟之音呢。

棗花飄落的時節,是很讓我傷感的。它們失去了明媚嬌妍的身子,在樹下地上躺了厚厚的一層。偶爾風起,它們就被裡挾著到處飄零。最後,被扔棄到角角落落,任覓食的雞們刨來刨去、任人們的腳踏來踏去。每到這時,我會拿來掃帚簸箕,把焦枯的它們掃成一堆堆,收去後院一個土坑中,算是給我心愛的棗花一個土得掉渣的葬禮。

也就過了不幾天,我的棗樹就又讓我充滿了驚喜。看那繁密的棗葉間,竟探出了無數顆大小如綠豆、但絕對比綠豆鮮麗的小圓點兒!密密麻麻,滿是裡都是。那是棗花孕育的珍貴的孩子啊,像顆顆玉石,美麗無比。

棗花的果實一天天長大,爭著吸收陽光、爭著吸收水分、爭著吸收新鮮的空氣。我的棗樹愛護著自己的孩子呢,但優勝劣汰畢竟是自然界無情的規律。一陣大風來,一陣暴雨去,都會打落羸弱的棗子,地下墜滿一片片乾癟的果粒。然而,棗葉間的倖存者,搖晃搖晃身軀,變得像黃豆般大小了,更加青青綠綠。

七月份兒了,那綠棗長得像孩子們玩兒的玻璃球兒大小了。有的半邊微紅了,遠遠望去,就像羞紅了半邊臉的可愛的小姑娘。為了伴著我心愛的紅了尖的棗樹,我曾不辭辛苦,利用一個星期天的時間,清掃了後院的落葉、落果和落土,在乾淨的樹下,鋪上碩大的塑料布,在巨大的濃蔭裡,我或躺、或坐、或臥在上面,看天、看樹、看書!那是我碧綠自由的天地啊。有時,我從頭上知了的囂聲裡,分明聽到了生命的吶喊;有時,我從飄落的枯果中,分明感到了生命的可貴。我的棗樹也心有所動呢:它偶爾放一條毛毛蟲在塑料布上,嚇得我一聲尖叫;它偶爾灑幾滴露水在我的頭上,讓我激靈靈打個寒顫。

然後,一陣風雨後,綠棗,裂開了第一絲縫隙。我甜甜地想:快要熟了吧,它自己都咧嘴笑了呢。而被風雨打落的棗子,也成了我的至寶,我會遍尋犄角旮旯、一顆顆撿起。我把它們煮熟了,再弄到房頂上,曬乾後收藏起來,留待慢慢吃。淡黃的皺巴巴的棗乾兒,是我發​​明的別緻的吃法呢!

八月裡,到打棗時節了,那是我家盛大的節日呢:姥姥搬一個梯子,爬上樹幹,手扶枝杈,用力搖晃樹身,隨即,噼哩啪啦棗雨驟下,滿院裡滾動著紅紅綠綠的寶石啊。我把它們一捧捧收進竹籃和口袋。然後,奶奶手揮竹竿,一通亂打,棗雨又下,我禁不住就衝入那雨中,往往被砸得歡呼痛叫。

家裡的棗樹太多了,一個人怎麼打得過來?於是,那年叔叔家的瑞姐被叫來幫忙,而且,鄰人們也有騎坐在牆頭兒上助陣的。當我們打棗打到酣處時,卻聽到不遠處她家那邊傳來吵鬧聲,伯叔兩家又打起來了。於是,瑞姐又在大家的幫助下,躍過一個個牆頭兒、從空而降,趕回了家門。

後院那棵棗樹太高了,姥姥都不敢爬上去,站在地上一陣竹竿揮舞后,就自語道:讓它們自生自滅吧,它想下來時,自會掉下來。於是,在深秋的呼嘯的大風中,我那後院棗樹上面,就有幾個頑固分子,摽著樹梢不撒手,寧死不下來呢……

很多年過去了。

故鄉高高的默默的棗樹啊,你還健在麼?飽經風霜的你,還在迎候無望歸來的我麼?

我牽腸掛肚的棗樹啊,你的繁茂枝葉上,還綴滿著瑪瑙和玉石麼?

我白發飄飄的親人啊,彷彿還在揮動著長長的、長長的竹竿,美美地敲打著你的身,也酸酸地敲打著我的心!

我思念一片土地,我思念那片土地上流浪的五穀和水草。在春雨飄落桃花的季節,炊煙裊裊,而我的童年漸漸的長大,我腳步蹣跚地走進我的夢,開始了某一種意義的飛翔。 

其實,生命之於飛翔,就如遠古的流浪在刀耕火種裡受傷。星光閃爍的夜晚,我在土地的深處思考,我是漂泊的一粒泥土嗎?是我的先人用淚水塑造的陶罐,盛滿上一代的希望四處奔跑,傷痕纍纍的時候,回到他們的身旁,隔著一層黃土與他們述說迷茫。也許這就是繁衍,在前人的目光裡走出,然後送走後人奮鬥的腳步。沒有人知道你是誰,只有白茫茫的霜露輪迴著曾經的靈魂.就像愛情,滋潤了你的生命。然後,在某一天悄悄消逝,你沉湎在往事裡,一點點枯萎笑容。就像風箏,擁抱著藍天,卻在疾風勁雨裡折斷了翅膀。鮮豔地生存,默默地死亡,老去的是天地間的顏色,歲月卻永恆地前行。誰記住了你,你又記住了誰,其實,你就是大地上最平凡的沙塵,只不過,在某一種流動裡變換了位置。

你是最美麗的精靈,在歷朝歷代的紅顏交替中,舞蹈絕世的風情。可是,銀裝粉顏衰老如草的時候,你的舞台如身心憔悴的墓冢,誰又扮演了你的角色,舞蹈更妖嬈的風情。你只有看,或許哀嘆,甚至你無力再看,因為你塵封了曾經妖媚的眼睛。你可能沒有留下名字也許雕刻在天空,但是,你必須承受被無數次演義地空虛的讚美與嘲諷。誰能猜測你的孤獨,誰能傾聽你真實的心靈,苦與痛,幸福和歡樂, 

山不會老,水不會停,心靈卻永遠在走動。風一代代吹著季節裡沉浮的眾生,明月下的思念,為誰開放的如此妖豔!

我思念苦苦菜.

象情人的纖手撫摩夜晚的篝火,象蟲鳴的溫唇親吻清風的裙角.站在老家的田野,你用鋸齒一般的葉片劃破我思念的血液.溝渠邊,田埂上,礫石的縫隙裡,還有露珠的明眸裡,你溫暖的身姿星星一樣閃爍。

沒有約定,沒有諾言,夏日的風年年梳碧麥花的愛情,你便從泥土裡鮮活了晶瑩的語言。你長長的根須深深植於大地,吸收岩漿的溫度,流水的明麗,月光的青輝。歷經幾個輪迴的苦旅,才孕育成三片或者五片鮮綠的葉子。

不忍折斷哪怕一絲細微的根須,你瓊漿一般的淚水凝固成琥珀的記憶。像少女純淨的乳汁,煙雨了我孤傲明豔的詩句。你樸素的白花亭亭玉立,如同冰山的行程裡一塵不染的魚,在民歌裡睡眠,在我青春的鬍鬚上翩躚.

我流浪的腳步中了鉛毒,我依偎在你身邊。大口大口的咀嚼你的葉片,大口大口的吞嚥你的液汁,徹骨的苦清涼著我的靈魂和肌膚。我知道,你用大苦治療我潰爛的傷口。

讓我帶你上路吧。旅程裡沒有你的苦味,我是死水裡的僵魚。青春的歲月裡沒有你的苦味,我是腐朽的樹幹。

你沉默不語。

殘陽如血,大地蒼茫,遠處敲響青春的鐘聲。(作者楊焱鈞原載《中國作家》2013年第六期)


熱門文章推薦

  • 手鏈裡的愛情故事
  • 來生的約定
  • 感悟螞蟻的愛情故事
  • M 淺訴愛情歷程
  • 寶貝,不哭
  • 我輸瞭做人的底線,因為一切都成為瞭現實
  • 十指長甲,淡淡相思隨風起
  • 十個超暖心愛情小故事
  • 包子和麵條的愛情故事
  • 愛情微小說:消失的他
  •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