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2018年05月20日 暖暖的愛 暫無評論

作者:拉馬丁

難道就這樣永遠被催向新的邊岸,

在這永恆之夜裡漂逝著永不回頭?

難道我們永遠在光陰之海裡行船,

就不能有一日拋錨暫駐?

湖呵!一年還沒有完成四時的運轉,

她原該同來探望這片親切的湖波,

看呵!只有我一人來坐在石上、波前,

這石呵,你也曾見她坐過。

那時你也就這樣鳴吼在深岩之下,

也就這樣衝擊著它那皺裂的胸腰,

也就這樣被風兒吹起你波浪之花,

直濺上她那可愛的雙腳。

有一夜,還記得嗎?我倆悄悄地蕩槳,

波之上,晴空之下,聽不到別的聲音,

只遠遠地能聽到盪舟人舉棹悠揚,

拍著你的微波,和諧相應。

忽然有一種妙音,人間世從未曾有,

引起了回聲反射,驚破湖岸的沉酣;

湖水凝神靜聽著,我那心愛的歌喉

迸發出這樣的一番詠歎:

“光陰呵,停止飛行!你呵,作美的良宵,

也停住,莫像水一般直淌!

這瞬息的妙味呵,讓我們仔細領略,

領略這一生最好的時光!

“世間盡有不幸者,他們在向你呼求,

你流罷,請專為他們流逝;

招他們刻骨愁思連生命一齊帶走;

至於幸福者,請度外置之。

“然而我徒然祈請也難延片刻時間,

光陰正在背著我而逃跑;

我對這夜說:‘慢點!’而那晨曦的光線

眼見著就要驅散這良宵。

“因此,愛呵,快愛呵:這點易逝的韶光,

我們要趕快地盡情享受!

光陰既渾無際涯,人也無停泊之港,

它長逝,我們也過而不留。”

你,妒人的光陰呵!這樣酣醉的時刻,

愛情為我們斟著滿杯幸福的瓊漿,

怎麼能離遠我們飛去了,無可奈何,

速度和苦難的日子一樣?

怎麼!就不能至少留下它一點痕跡?

怎麼!永遠消逝了?怎麼!消逝得淨光?

是那光陰給予的,現在又被它收回,

再沒有還給我們的希望?

永恆呵!空虛!過去!——無底的幽深黑暗

你們把這些時日吞噬去有何用途?

說呀:你們奪去的那種無上的沉酣

可有再還給我們的時候?

湖呵!陰暗的森林!洞呵!無言的岩石!

你們受光陰矜惜,或者能恢復春期,

美麗的大自然呵,那一宵燕婉良時,

你至少要留下它的回憶!

願這回憶留在你風雨或晴明時候,

留在你波浪上的那許多荒僻懸崖,

願這些蒼松翠柏、笑容可掬的山丘

都有那良宵的回憶存在!

願這回憶也隨著春風而往來蕩漾,

也隨著湖邊清籟岸與岸相和而鳴,

也隨著銀額之星用它那柔軟微光

把湖面晃耀成琉璃萬頃!

願這嘆息的風聲,願這呻吟的蘆葦,

願你這芬芳空氣發出的香味清和,

願一切聽到、看到或呼吸到的東西

 


熱門文章推薦

  • 我的女友有点黑
  • 十八歲的愛情老師
  • 今生今世還想見到你
  • 淡若清水的愛
  • 第101次他卻拒絕瞭我
  • 下雨天午後送人
  • 偷佛珠的蘿蔔精
  • 你再捉一只蜻蜓給我好嗎
  • 蝴蝶從來不會停止飛翔
  • 青澀的年紀,讓我遇見瞭你
  •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