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二十九歲的愛情

2018年05月17日 暖暖的愛 暫無評論

媽媽送給我二十九歲生日的禮物是一條價值六百元的裙子。平素極為節儉的老媽付賬時滿臉都是咬牙切齒的悲壯,那一刻我實實在在為自己已二十九歲卻依然待字閨中感到羞愧。

當天晚上,在老爸老媽的督促之下,我穿著那條並不適合我的裙子毅然決然走進了“大齡青年聯誼會”,心裡卻不敢有半點的期望和幻想。

楊峰站在我面前的時候,我正低著頭用手敲我的鎖骨,它們正在我的裙子外面誇張地突起。“是被媽媽逼進來的,想離開又怕不好交差吧?”楊峰對我說的第一句話就讓我有些惱羞成怒,我抬頭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他卻饒有興趣地看著我,然後坦坦蕩蕩地坐在了我的旁邊。

楊峰是個幽默健談的男人,說話的時候總愛扯著嘴角笑,這使他的談話很有感染力。楊峰告訴我他第一次來“大齡青年聯誼會”是被他媽“押”來的。老太太一進門就引起很多人的注目,還有人小聲說:“這一位倒真是名符其實的大齡青年。”

楊峰的話令我啞然失笑。笑過之後,我開始偷偷地打量楊峰:身材不高卻很結實,臉上的輪廓很深,嘴角的笑讓他的臉生動了很多。“這不像大齡未婚的男人埃”我心裡暗暗想道。

我和楊峰一直坐到晚會結束,分別的時候楊峰要了我的電話號碼。

第二天晚上,楊峰便打來電話。他在電話那端調侃道:“我打算從今天開始日行一善,說不定功德圓滿的時候會討個好老婆。”

“那就祝福你吧,”我也笑嘻嘻地說,“但願你的善心能感動上蒼,派個老婆給你。”

聊了半個多小時,我放下了電話,老爸老媽四隻眼睛齊刷刷地盯著我,我搖搖頭,湊近他們眨眨眼說:“別緊張,一面之交的普通朋友而已。”

接下來的日子裡,楊峰很認真地履行他“日行一善”的承諾。他很賣力地騎自行車帶著我去吃城西的小吃,去逛城東的書市,去看“無望峰”的落日……坐在楊峰那輛又破又舊的自行車的後座上,我悠哉樂哉地享受著……楊峰在我毫無準備的情況下把我帶回了他家。在他拿出鑰匙開門的時候我才發現情況不妙,我準備奪路而逃的時候,他媽媽已站到了門口。老太太拉著我,左看右看好一陣,笑眯了眼把我拉進屋。

我在楊峰家受到了上賓的禮遇,他媽媽拉著我一刻不停地講楊峰如何孝順如何勤快如何好脾氣,然後唉聲嘆氣地說:“這孩子書讀呆了,找老婆的事倒忘了,讓我操碎了心……”最後老太太笑逐顏開地看著我:“這下好了,總算把女朋友帶回家了。”

聽到這兒,我張開嘴想要解釋,可老太太依舊表情豐富語氣生動地聊個不停,我插不上一句話。楊峰在旁邊一個勁地遞水果給我,我只好吃了蘋果又吃梨,然後接著吃香蕉。

從楊峰家出來後,我長長地吐了口氣,然後跺著腳對楊峰說:“這玩笑也開得太大了,看你以後怎樣收場?”

“大不了你嫁給我唄。”楊峰眯著眼看我,那眼光朦朧一片。

我的心突然沒來由地一動,嘴上卻嬉笑著說:“你想得美!”

楊峰也恢復了一貫嬉皮笑臉的樣子,湊到我的耳邊悄悄地說:“你可要想好,你二十九歲了,遇上我這種年齡我這種條件男人的機會可不多!”

立即一記粉拳揮了過去。

自那以後,我便成了楊峰家的常客,楊峰每次要我去他家的理由都是“老太太又想你了。”我在楊家成功地扮演著準兒媳的角色,深得他父母的歡心,楊峰也在背後為我喝彩。

我和楊峰沉浸在這種相互“行善”的遊戲之中。在別人眼裡,我們出雙入對,如同戀人一樣,可我們卻從來沒有正兒八經地涉及愛情這個話題。我和楊峰都不停地用玩笑來掩飾一些敏感的東西。

但是,慢慢地,我卻不得不承認:我愛上了楊峰。

也許,我該嫁給他。一個二十九歲的女人遇上一個三十二歲的男人,各方面條件又都很適宜,結婚彷彿是順理成章的事情,可是,我又是多麼想聽楊峰明明白白地對我說聲“我愛你”埃我小心翼翼地和楊峰相處,害怕他看出我內心的掙扎和渴望,畢竟,二十九歲的我已經過了衝動和大膽的年齡,成年人之間的尷尬總不能像小時候臉上的稀泥,說抹就抹吧。

在這種痛苦的煎熬之中,我日漸憔悴。

恰恰此時,單位派我去省城學習了一個月,我長長地鬆了口氣。沒有和楊峰告別,我提著行李踏上了去省城的路。

在省城的第一個晚上我便開始思念楊峰。我坐在窗前,看著萬家燈火。楊峰的影子在燈與燈之間穿梭,我的淚水不由地掉了下來。

就在這個時候,電話鈴響了,我拿起電話,楊峰在電話那端大呼小叫:“小凡,你做得太絕了吧,要不是你爸同情我,我還以為你失蹤了呢!”我握著電話,心中既甜蜜又苦澀:我逃不過楊峰。

楊峰整整給我打了一個月電話,可電話裡的他有些認真又有些開玩笑,讓我無從辨別。楊峰說:“小凡,省城裡的大齡未婚男人可比我們這兒多,你不要被別人拐跑了。”楊峰說:“小凡,你到底什麼時候回來?我怎麼越來越想你了呢?”

學習結束那天,楊峰在電話裡說:“小凡,買套好看的衣服回來,我們結婚時穿。”

“那我就買套大紅色的好不好?紅色喜慶。”我習慣性地開玩笑。

“不好,買白色的,你穿白色好看。”楊峰煞有介事地說,我哭笑不得。

歸程的那天,我坐的車凌晨五點到站,下車我便看到了楊峰,他正斜靠在摩托車上無聊地抽著煙。有一個男人凌晨5點在車站等著我,我的雙眼沒法不潮濕。

我慢慢地走到楊峰面前,他抬頭看著風塵僕僕的我,甩掉手裡的煙,不由分說地把我抱祝這是我的第一次擁抱,就在這個男人的懷裡,我找到了重心。

楊峰在那個清晨第一次表現出男孩般的純真和羞澀,他說:“我在你走後的這個月弄清楚了一件事,那就是我想要你絕不是因為我急於討個老婆,我想不出適合的語言表達我的心,不知道一個三十二歲的男人對一個二十九歲的女人說‘我愛你’會不會太肉麻…”我緊緊地抱住楊峰,淚流滿面。


熱門文章推薦

  • 逝去的悲傷,不忘的愛情
  • 癩蛤蟆和天鵝的愛情
  • 大樹和燕子
  • 十指長甲,淡淡相思隨風起
  • 她拒絕瞭他100次,第101次,他拒絕瞭她
  • 愛你的2191天
  • 膽小鬼,你總是自作聰明
  • 對不起 我臟瞭
  • 胡蘿卜與愛情
  • 沉默的LOVE
  •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