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我的女友有点黑

2018年05月06日 暖暖的愛 暫無評論

我的女友有点黑

讀大學時,杜峰大三,我大一。雖然是老鄉,但整整兩年我們充其量只是點頭之交。直到他報名支援西藏,我作為校報記者前去採訪時,對他才有了深刻的印象。

當時我把話筒對住他,原以為他會說出“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燃燒青春”之類的豪言壯語,沒想到他開口就說:“我只想去看看,西藏的姑娘是不是比你還黑。”

幸虧他躲閃得快,沒有被我的話筒砸得頭破血流。那天我差點受到校紀處分。

一個月後,他去西藏前向我索要照片。為了報復他,我把我的嬰兒照貼在他的紀念冊上。

兩年後,杜峰從西藏回來,在一家事業單位找到一份工作,我則通過公務員考試也進入這家單位。

我們相處時說話無拘無束,出入成雙,經常一起舌戰街頭賣水果的小販。我說:“我給你介紹女友。”他搖頭說:“我早就有了心儀的對象。”我說:“是不是我?”他一聽就瞪大眼睛,指著我叫:“你?那我寧可做牛做馬也不願意。”後來他大肆吹噓,說自己的女朋友如何端莊、如何賢惠、如何溫柔,我忍無可忍地說:“那好,你把她帶過來讓我看看,我懷疑你的眼光有問題。”他同意了。

約好“相親”的那天下午,我到了杜峰家,只見他一個人在。我問他的女朋友哪裡去了,他說:“她今天來不了。”我說:“無所謂,你給我看看她的照片也行。”他掏出皮夾,可在遞給我時忽然收了回去。他說:“她有點小,不好意思。”我一瞪眼:“你不是喜歡上了一個中學生吧?”他板著臉說:“我哪有那麼變態?”說著就把皮夾遞給了我。

我打開一看,頓時火冒三丈:“混蛋,你這個傻瓜!”說完瞪了他一眼就走了。

他跟著我,不停地向我道歉。直到我消了氣,他才拉住我的手低聲說:“小芳,別生氣。我可以做你的牛做你的馬。”我忍不住笑他:“你以為自己聰明?”

我們坐在路邊的長椅上,看著皮夾裡我的嬰兒照。那時我才7個月大,躺在床上玩撥浪鼓。他指著照片說:“簡直一模一樣,不過那時比現在還黑。”

我真想揚手打他一耳光。


熱門文章推薦

  • 我多想抱著你哭
  • 如是愛情
  • 苦丁茶的愛情
  • 下雨天午後送人
  • 誰說姐弟戀沒有好結局
  • 青澀的年紀,讓我遇見瞭你
  • 《DOVE,融化的巧克力》
  • 金庸筆下的愛情故事
  • 雨天的愛戀
  • 星碎·心也碎
  • 給我留言